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ygqingchun的博客

高中语文教师的快乐天地。

 
 
 

日志

 
 

贾母如何当着刘姥姥的面指责宝钗(文:苏芩)  

2008-09-30 17:28:14|  分类: 《红楼梦》选读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另外,再来说说贾母和宝钗两个人审美观的不同。

贾府上下人人一双富贵眼睛,贾母也不可能例外。但相对于他人,贾母显然更有涵养和气度。其实,贾母自然知道薛家已渐败落的家庭经济状况。这不用说,日子久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薛宝钗虽是一味务实,可一个少年女孩儿的节俭却偏偏不讨贾母的欢心。贾母是一路富贵走过来的,爱好物质享受,喜欢奢靡的生活,当然看不惯薛氏母女克己节俭的做派。在第四十回中,贾母带领刘姥姥等一行人游园到蘅芜院时,有这样的描写:

贾母因见岸上的清厦旷朗,便问“这是你薛姑娘的屋子不是?”众人道:“是。”贾母忙命拢岸,顺着云步石梯上去,一同进了蘅芜苑,只觉异香扑鼻。那些青草仙藤,愈冷愈苍翠,都结了实,似珊瑚豆子一般,累垂可爱。及进了房屋,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无,案上只有一个土定瓶中供着数枝菊花,并两部书,茶奁、茶杯而已。床上只吊着青纱帐幔,衾褥也十分朴素。

贾母叹道:“这孩子太老实了。你没有陈设,何妨和你姨娘要些。我也不理论,也没想到,你们的东西自然在家里,没带了来。”说着,命鸳鸯去取些古董来,又嗔着凤姐儿:“不送些玩器来与你妹妹,这样小器。”王夫人、凤姐儿等都笑回说:“他自己不要的。我们原送了来,都退回去了。”薛姨妈也笑说:“他在家里,也不大弄这些东西的。”贾母摇头说:“使不得。虽然他省事,倘来一个亲戚,看着不像;二则年轻的姑娘们,房里这样素净也忌讳。我们这老婆子,越发该住马圈去了……”

这一段中,贾母对于宝钗的批评可谓严重:“虽然他省事,倘来一个亲戚,看着不像;二则年轻的姑娘们,房里这样素净也忌讳。我们这老婆子,越发该住马圈去了。 ”这话里,已经把批评理由表述得淋漓尽致了:第一层理由,虽然宝钗自己是朴素简淡,但万一来了亲戚,看着不像样子,不像个贵族小姐住的房子。知道的说是宝钗自己喜欢朴素,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贾府亏待了她们母女。而刘姥姥就是现成的亲戚,还是王夫人、薛姨妈娘家的亲戚,这个亲戚来到了贾府,看到的是一片锦绣生活,贾母的房间,黛玉的房间,探春的房间,都像仙宫一样,可偏偏王家亲戚薛宝钗的房间如此寒酸,这不是明显让刘姥姥感觉贾府不仁义吗?有虐待亲戚之嫌!贾母带领刘姥姥来游园,又主动去宝钗的屋子里参观,原本是想跟亲戚炫耀的,偏偏碰上了薛宝钗这个不配合的,真是活打嘴了,心里定然不痛快得很!第二层理由,贾母喜欢奢华享受,中意的女孩子都是那种有才干会生活懂享受爱打扮的类型,比如黛玉、晴雯。大家都说她们懒,可在贾母眼里,这正是她们懂得享受的性格,才能称之为女人,女人就要会享受生活,苦行僧不适合女人去做。贾母对一天到晚吃斋念佛的王夫人已经不满意,更别提愿意过简朴日子的薛宝钗了。

以此可见,贾母跟薛氏母女的关系只是客气而已。从来只见贾母称呼众女孩子“某某丫头”,只有对宝钗称呼过“薛姑娘”,客气但是疏远。宝钗居所,贾母必定极少光顾,如果早点光顾,也就不会有这一回书了,贾母就更加不会有这一次在刘姥姥面前“丢脸”的尴尬了。这一段中的贾母言行看似平淡,实际已经生气到了极点。一路张牙舞爪的刘姥姥至此鸦雀无声,是她懂得察言观色,明白自己最好还是“闭嘴”为妙!

每次读到有关薛宝钗的段落,总会令读者不由得想到中国历史上那个著名的女人——班昭。班昭出身世家,兄妹三人都是名垂千古的人物。大哥班固是著名的文学家和史学家,是《 汉书 》的主要作者;二哥班超投笔从戎,两番出使西域,是铺下“丝绸之路”的千古功臣。即便两位兄长如此出色,身为妹妹的班昭仍是与他们不相上下。班昭十四岁嫁给了曹世叔为妻,没多久便丧夫成了寡妇。在帮助大哥班固编修《 汉书 》时大展才华,被汉和帝所赏识,于是召她入宫,为后宫的嫔妃讲课,传授儒家文化。70岁时,班昭完成了《 女诫 》,包括“卑弱”、“夫妇”、“敬慎”、“妇行”、“专心”、“曲从”和“叔妹”七篇,一时风靡全国。其所倡导的“三从四德”,“夫有再娶之义,妇无二适之文 ”,“男子以刚强为贵,女子以柔弱为美,无论是非曲直,女子应当无条件地顺从丈夫”等思想影响了中国妇女近两千年。在当时社会,统治阶级虽然对女子有很多的行为戒律,但对女性的思想控制方面,《 女诫 》是最彻底的,由于这是女性自己宣扬的行为准则,更加被统治者利用,从这个角度来看,班昭实在是中国女性的千古罪人!

红楼梦 》中的薛宝钗便是一个班昭似的人物,论才学论能力,样样强过男人,却仍然极力宣扬“女人比男人卑微”的思想。当然,你不能怀疑薛宝钗的真诚,就如同不能够怀疑班昭创作《 女诫 》的出发点一样,她们不是生来就想害人的人,而只是一个受害者,比其他女人尤甚,别的女人脑子里至少还有过平等的幻想,而她们压根儿就觉得那是罪过,连思想都献给了社会,可怜!可叹!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