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ygqingchun的博客

高中语文教师的快乐天地。

 
 
 

日志

 
 

[转贴]  鲁迅为什么没获诺贝尔文学奖?  

2007-10-11 22:47:00|  分类: 鲁迅资料集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鲁迅遗产的被利用,是他生前始料不及的。只有在面对真实存在的鲜血和尸体时,他的笔才闪烁出愤怒而永恒的光辉。这种泪滴缀成的光辉在苍空里显现出最高的人性魅力,是任何权势者都拿不走利用不了的。它的确接近了诺贝尔文学奖的精神内核。可惜,它太短暂了,犹如慧星,一闪而过。

20世纪的门坎到底翻过来了,我擦了把冷汗,庆幸瑞典文学院没把百年的最后一个奖颁给中国作家。大伙已经眼巴巴地盼了很久,官方、民间和国内外的作家团体或个人不知到过多少次斯德哥尔摩,进行公开及私下的游说,诺贝尔文学奖对于我们的意义相当于中国足球走向世界。一旦有同胞(包括加入了其它国籍的同胞)站上领奖台,盛大的节日就开始了。这种集体自豪感有些类似拉丁美洲。例如1967年的诺奖颁给了危地马拉作家河斯图里斯,举国一片沸腾,电视、报纸爆炸一般宣传,而作家肖像犹如弹片飞向各个城市,甚至还出现在邮票与纪念章上。

假设危地马拉的全民狂欢(相当于80年代初的中国女排五连冠)在这儿重演,我们这些搞文学的会怎样?走上街头簇拥英雄凯旋?还是关在家里避过这场暴风雨?不,不,一切都会过去,连诺奖这种象征理想的东西也将归于虚无。我们还得活下去,延续这种步步逼近、逐渐深入骨髓的绝症一般的苦难。

每个人都得死。天性高贵的作家们希望自己死得干净,但在这个露天茅坑一样的精神环境中,每个人的皮肉都散发着恶臭。古人和今人的血,干涸在我们的指甲缝里。

连鲁迅也死得不干净,他留下遗嘱,不让孩子从文。他本来可以舍生取义,成为文化与道义上的双重巨人,但他没有。他用他的后半生涂改、歪曲自己的前半生。这个前后矛盾的战士,这把投枪、匕首,在盲目的搏杀中耗尽了自己的心力。他没有资格获诺贝尔文学奖,因为在其好几百万字的著作里,有价值的东西不足五万字。《野草》;《呐喊》、《彷徨》中的部分篇什;《为了忘却的纪念》和《纪念刘和珍君》等直面血腥人生的杂文。先生流着泪描述了中国孤坟一般的社会环境,一个过客走着,走着,他听见了枪声,专制的军警冲过来,孩子们倒下了。这些温和的文学青年,这些普通女生被射杀了。又过了许多年,惨案黯淡了,成为喜新厌旧者心中的煤,先生几乎窒息了,他想从煤层里冒出来喘口气棗在这里没有诺奖所提倡的“理想主义”,有的只是昏黑一片。鲁迅作为文化名流,在昏黑一片中,除了写几篇记录血案的短文,又能做什么呢?他上不了街,面对被白色KB吓破了胆的百姓,面对无数的告密者,他殉不了一个民族的大道。这些压在舌根下的绝望,他在文章里都写着。

他生在这片混帐了几千年的土地,与我们具有同样的劣根性:心胸狭窄、太计较个人得失。他唤不醒我们,也就不屑于做这种尝试。他不是一个殉道者,不是甘地;不是哈维尔棗从知识分子的圈子角色里走出来,坐牢,并提醒专制社会的奴隶们:“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历史,谁也没有权利剥夺普通人的历史。”他更不是2000年前那个生于马槽的木匠的儿子,被钉上血淋淋的十字架时,还在祷告:“主啊,宽恕他们吧!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鲁迅并没有成为道义上的巨人,鲁迅都保证不了始终如一地坚持普通的良知和慈爱,我们还有什么脸面用懦弱的双手去接过诺贝尔奖金?鲁迅甚至没体验过黑牢的滋味,甚至没像索尔仁尼琴那样,用长达十几年的服刑期,一点点搜集受难者的证词,并冒着极大危险公诸于世,把“古拉格群岛”永远钉在历史耻辱柱上。一个世纪以来,中国所经历的黑幕何止一个“古拉格群岛”!鲁迅本来可以一点点做,断断续续做一些年,哪怕开个头也好。可惜他太性急了,太热衷于在当时的报刊上打无聊笔仗了,太热衷于团体活动和充当青年导师了棗后来,他的许多杂文走上了“继续革命”的教科书,在史无前例的文革中,他升格为“先驱和旗手”,其著作的印数仅次于“最高指示”。

他与新月派战斗,同胡适、梁实秋战斗,同一切不赞同自己观点的文化人战斗,无论这些家伙是右翼民主派,还是左翼骑墙派。就连政治态度含糊的纯乡土作家沈从文也被他痛斥。他反驳梁实秋的“文学无阶级性”的檄文,在文革中被造反派用来批判刘少奇的“阶级斗争熄灭论”。“痛打落水狗”成为当时最响亮的口号。而“贾府的林妹妹,也不会爱上焦大”演变成培养女闯将的至理名言,阶级性从此压倒了一代女孩追求美的“小资”天性。

鲁迅遗产的被利用,是他生前始料不及的。只有在面对真实存在的鲜血和尸体时,他的笔才闪烁出愤怒而永恒的光辉。这种泪滴缀成的光辉在苍空里显现出最高的人性魅力,是任何权势者都拿不走利用不了的。它的确接近了诺贝尔文学奖的精神内核。可惜,它太短暂了,犹如慧星,一闪而过。

我们还要等待多少年,才能出一个超越鲁迅的殉难者,一个记录殉难道路的见证者,一个把自己彻底交出去的伟大的道义巨人呢?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