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ygqingchun的博客

高中语文教师的快乐天地。

 
 
 

日志

 
 

信陵君为何厚待侯嬴  

2007-06-05 20:37:43|  分类: 《史记》选修教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信陵君窃符救赵》是《史记》人物传记名篇之一。文中写信陵君听说魏国有一个叫侯蠃的穷隐士,立刻去用财物接济他,遭到谢绝后,对侯嬴很是器重,“乃置酒大会宾客,坐定,公子从车骑,虚左,自迎夷门侯生”。其礼遇之高,不仅表现在赴会的宾客地位,“皆魏宗室将相宾客”,更表现在魏公子信陵君对侯嬴态度的谦恭上。侯嬴提出要公子“枉车骑”去拜访在市中当屠夫的朋友朱亥,公子就“引车入市”,在市人“皆观公子执辔”以及家中客人“待公子举酒”的惰况下,耐心等着侯赢与朱亥谈话。在宴席上,公子将侯嬴向魏国的头面人物一一加以介绍,“酒酣之际”,又特地走到侯嬴面前,举起酒杯为他祝寿。一般认为,这段描写,是公子好客的典型事例,表现了信陵君“仁而下士”、“不以富贵骄士”的品质。诚然,这段描写确能突出信陵君的性格,又为后文的“窃符救赵”张本。但细细分析,不难发现信陵君如此厚待侯嬴的内心深处,还有一层不宜说出的用意,即借厚待侯嬴,制造一些好士的广告效应。            
      信陵君生活的战国时期,各诸侯国为了在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方面加强自己的实力,以逐鹿中原,兴起了前所未有的养士之风,养士的数量以及士能力的高低,已成为衡量一国实力的一个标准。魏国就是因为信陵君“贤,多客”,诸侯才不敢“加兵于魏十余年”。因此,士的身价大增。如何将优秀的人才延揽到自己门下,已成为统治阶级认真考虑的问题。统治阶级内部,也必然存在着争夺士的激烈斗争。侯嬴为信陵君所知的时候,年七十,
      已是“中寿”,到了被秦穆公视为“尔墓拱矣”的年令,而才华又不外露,无一功一业可作引起信陵君重视的资本。信陵君“往请”,“欲厚遗之”,这样的礼遇已足以表现他“仁而下士”的品德,即使侯嬴谢绝,也可以用其他的方式帮助他,而至于要“置酒大会宾客”,“待客坐定”,才亲自驾车带人去请侯嬴,让侯嬴坐上座,又在魏宗室将相宾客面前“遍赞”,似乎未免小题大做,过于张扬。当然,侯嬴后来在“窃符救赵”中所起的作用,确实可称得上是奇士,但当时才华并未外现,信陵君内心里并没有特别地看重侯嬴,这可以从下面的事实得到证明。信陵君在平原君的多次求救下,为了获得魏王同意出兵救赵,曾请“宾客辩士说王万端”。“宾客辩士”并称,恐怕人数不在少,这其中却没有侯嬴。最后无可奈何,信陵君“计不独生,而令赵亡”,召集门客,“约车骑百余乘”,“欲以客往赴秦军,与赵俱死”。这么一个重大的决策,事先也未跟侯嬴商量,只是在率车队出发经过夷门时,才顺路去拜访侯嬴,目的不过是告别,希望从侯嬴那里获得“一言半辞”的安慰,并无其他的要求。由此可见,魏公子当初的用意,不过是想借厚待侯嬴,扬自己好士的名声,让天下人知道,侯嬴这样年老无多大名气的“隐士”,都能受到信陵君如此的礼遇,天下有才能之士,谁不跃跃欲投于魏公子门下?这也是燕昭王为郭隗“改筑宫而师事之”之意。郭隗如此受尊重,“况贤于隗者,岂远千里哉”?果然,后来士争着“趋燕”。魏公子的用意,司马迁也非常明白。在信陵君去看侯嬴,“具告所以欲死秦军状”,“辞决而行”,而侯嬴仅说了声“公子勉之矣,老臣不能从”,引起信陵君的不快时,借信陵君之口,说出了厚待侯嬴的良苦用心;“吾所以待侯生者备矣,天大莫不闻”。看来,使“天下莫不闻”,正是魏公子要达到的效果,如真正完全是出于对侯嬴个人的尊重,便没有必要刻意去追求这种效果,侯嬴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成了信陵君手中的广告牌。

               
      侯嬴修身洁行数十年,凭多年的阅历,岂能不明白信陵君的内心?所以魏公子驾车“虚左”以待,他也就“当仁不让”,“直上载公子上坐”,从而也就有了后面要求公子“枉车骑”访问朱亥,和朱亥在集市中大侃,而将信陵君晾在一边的惰节。侯嬴这样做,固然有投其所好,加大公子“仁而下士”炒作效应的用意,另一方面,也有借此“微观”公子的目的,看公子待士究竟多大的诚意。魏公子“颜色愈恭”,“色终不变”,经受了侯嬴这一考验。如果说侯嬴在此之前的行为不过是逢场作戏,至此才真正为公子“不以其富贵骄士”所折服,有了为公子驰驱效力的想法。这一点,侯嬴也坦率地对公子表示过,“故久立公子车骑市中,过客,以观公子”,“以观公子”,是“以之观公子”的省略,侯嬴的行为,“观公子”是其真正目的,“为公子”尚在其次。尽管如此,信陵君终究还是赢得了侯嬴的心。            
      说信陵君把侯嬴当作广告牌,并不见得有损信陵君的形象。信陵君对侯赢的谦恭,在市民前为侯嬴“执辔”,终究不是一般的“公子”所能做到的。当时养士名气最大的战国四君子中,据司马迁评论,能“以富贵下贫贱,贤能诎于不肖,唯信陵君为能行之。”(《太史公自序》)究其原因,恐怕还在养士的目的上。司马迁认为,“三公之好士也,以自张也;信陵君好士也,以存魏也”。这一段话,道出了信陵君与孟尝君、平原君、春申君三公子养士、待士的不同之处。“存魏”心切,所考虑者必深,也就很少顾及个人的得失了,唯其如此,难怪司马迁在四公子中最推崇信陵君,特地亲往魏都大梁废墟,叩问其遗事,为之感慨唏嘘不已。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