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ygqingchun的博客

高中语文教师的快乐天地。

 
 
 

日志

 
 

赵世家第十三   支菊生 译注    (4-4)  

2007-06-05 20:26:16|  分类: 《史记》选修教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①翦:同“剪”。 文身:在身上刺花纹。文,同“纹”。    ②错:涂饰。    ③雕题:在额头上刺花纹。题,额。   
      ④却冠:鱼皮帽。《集解》引徐广曰,一本作“鲑冠”;《战国策·赵策二》作“鳀冠”。鲑和鳀都是鱼名。 秫:同“鈢”,长针。 绌:缝制。   
      ⑤山谷:指山野偏僻之地。    ⑥曲学:偏颇浅陋的学说。    ⑦楫:船浆。    ⑧三胡:指林胡、楼烦、东胡。    ⑨塞:设置要塞。   
      ⑩负:依仗。    (11)系累:拘捕。    (12)丑:耻辱。    (13)形:地势。

      赵文、赵造、周袑、赵俊皆谏止王毋胡服,如故法便。王曰:“先王不同俗,何古之法?帝王不相袭,何礼之循?虙戏、神农教而不诛①,黄帝、尧、舜诛而不怒。 及至三王②,随时制法,因事制礼。法度制令各顺其宜,衣服器械各便其用。故礼也不必一道,而便国不必古。圣人之兴也不相袭而王,夏、殷之衰也不易礼而灭。 然则反古未可非,而循礼未足多也③。且服奇者志淫④,则是邹、鲁无奇行也。俗辟者民易⑤,则是吴、越无秀士也⑥。且圣人利身谓之服,便事谓之礼。夫进退之 节,衣服之制者,所以齐常民也⑦,非所以论贤者也。故齐民与俗流⑧,贤者与变俱。故谚曰:‘以书御者不尽马之情,以古制今者不达事之变。’循法之功,不足 以高世;法古之学,不足以制今。子不及也⑨。”遂胡服招骑射。

      ①虙戏:即伏羲。    ②三王:说法不一,一般指夏禹、商汤、周文王。    ③多:赞许。    ④淫:浮荡,放纵。   
      ⑤辟:同“僻”。不正,偏邪,引申为奇异。 剔:轻率,简慢。    ⑥秀士:出众之士。    ⑦齐:齐一,整齐。    ⑧齐民:平民。   
      ⑨及:到达,这里引申为达理。明理。

      二十年,三略中山地,至宁葭;西略胡地,至榆中。林胡王献马。归,使楼缓之秦,仇液之韩,王贲之楚,富丁之魏,赵爵之齐。代相赵固主胡,致其兵①。
      二十一年,攻中山。赵袑为右军,许钧为左军,公子章为中军,王并将之。牛翦将车骑,赵希并将胡、代。赵与之陉②,合军曲阳,攻取丹丘、华阳、鸱之塞。王军 取鄗、石邑、封龙,东垣。中山献四邑和,王许之,罢兵。二十三年,攻中山。十二五年,惠后卒。使周袑胡服傅王子何③。二十六年,复攻中山,攘地北至燕、 代,西至云中、九原。
      二十七年五月戊申,大朝于东宫,传国④,立王子何以为王。王庙见礼毕⑤,出临朝。大夫悉为臣,肥义为相国,并傅王。是为惠文王。惠文王,惠后吴娃子也,武灵王自号为主父。

      ①致:招募。    ②陉:山脉中断的地方,山隘。    ③傅:教导、辅佐帝王或王子。    ④传国:帝王传王位。   
      ⑤庙见:古代新君即位首先要参拜祖庙,称为“庙见”。

      主父欲令子主治国,而身胡服将士大夫西北略胡地,而欲从云中、九原直南袭秦,于是诈自为使者入秦。秦昭王不知,已而怪状甚伟,非人臣之度,使人逐之,而主父驰已脱关矣。审问之①,乃主父也。秦人大惊。主父所以入秦者,欲自略地形,因观秦王之为人也。
      惠文王二年,主父行新地②,遂出代,西遇楼烦王于西河而致其兵。
      三年,灭中山,迁其王于肤施。起灵寿,北地方从,代道大通。还归,行赏,大赦,置酒酺五日③,封长子章为代安阳君。章素侈④,心不服其弟所立。主父又使田不礼相章也。

      ①审问:仔细查问。    ②行:巡行。    ③酺:(pú,仆):聚会饮酒。    ④侈(chǐ,尺):放纵。

      李兑谓肥义曰:“公子章强壮而志骄①,党众而欲大,殆有私乎?田不礼之为人也,忍杀而骄②。二人相得③,必有谋阴贼起,一出身侥幸④。夫小人有欲,轻虑浅 谋,徒见利而不顾其害,同类相推⑤,俱入祸门。以吾观之,必不久矣。子任重而势大,乱之所始,祸之所集也,子必先患。仁者爱万物而智者备祸于未形,不仁不 智,何以为国?子奚不称疾毋出,传政于公子成?毋为怨府,毋为祸梯。”肥义曰:“不可。昔者主父以王属义也,曰:‘毋变而度,毋异而虑,坚守一心,以殁而 世。’义再拜受命而籍之⑥。今畏不礼之难而忘吾籍,变孰大焉⑦。进受严命,退而不全,负孰甚焉⑧。变负之臣,不容于刑。谚曰‘死者复生,生者不愧’。吾言 已在前矣,吾欲全吾言,安得全吾身!且夫贞臣也难至而节见,忠臣也累至而行明⑨。子则有赐而忠我矣,虽然,吾有语在前者也,终不敢失。”李兑曰:“诺,子 勉之矣!吾见子已今年耳。”涕泣而出。李兑数见公子成,以备田不礼之事。

      ①强壮:这里指壮年。    ②忍杀:残忍。    ③相得:互相投合。    ④出身:起而做某种事情。这里指挺身做乱。    ⑤相推:互相怂恿。   
      ⑥籍:记录在册。    ⑦变:变节。    ⑧负:负心。    ⑨累:牵累,牵连。

      异日肥义谓信期曰:“公子与田不礼甚可忧也。其于义也声善而实恶,此为人也不子不臣①。吾闻之也,奸臣在朝,国之残也②;谗臣在中,主之蠹也③。此人贪而 欲大,内得主而外为暴。矫令为慢④,以擅一旦之命,不难为也,祸且逮国⑤。今吾忧之,夜而忘寐,饥而忘食。盗贼出入不可不备。自今以来,若有召王者必见吾 面,我将先以身当之⑥,无故而王乃入。”信期曰:“善哉,吾得闻此也!”
      四年,朝君臣,安阳君亦来朝。主父令王听朝,而自从旁观窥群臣宗室之礼。见其长子章傫然也⑦,反北面为臣,诎于其弟⑧,心怜之,于是乃欲分赵而王章于代,未决而辍。

      ①不子不臣:不孝不忠。    ②残:祸害。    ③蠹:蛀虫。    ④矫令:假讬君令。 慢:无礼。    ⑤逮:及。    ⑥当:抵挡。   
      ⑦傫(lěi,垒)然:颓丧的样子。    ⑧诎(qū,屈):屈服。

      主父及王游沙丘,异宫,公子章即以其徒与田不礼作乱,诈以主父令召王。肥义先入,杀之。高信即与王战。公子成与李兑自国①至,乃起四邑之兵入距难②,杀公 子章及田不礼,灭其党贼而定王室。公子成为相,号安平君,李兑为司寇。公子章之败,往走主父,主父开之③,成、兑因围主父宫。公子章死,公子成、李兑谋 曰:“以章故围主父,即解兵,吾属夷矣④。”乃遂围主父。令宫中人“后出者夷”,宫中人悉出。主父欲出不得,又不得食,探爵鷇而食之⑤,三月余而饿死沙丘 宫。主父定死,乃发丧赴诸侯⑥。
      是时王少,成、兑专政,畏诛,故围主父,主父初以长子章为太子,后得吴娃,爱之,为不出者数岁,生子何,乃废太子章而立何为王。吴娃死,爱弛,怜故太子,欲两王之,犹豫未决,故乱起,以至父子俱死,为天下笑,岂不痛乎!

      ①国:指国都。    ②距难:抵御变乱。距:通“拒”。    ③开之:开门接纳他。    ④夷:灭族。    ⑤爵:同“雀”。
      鷇:(kòu,叩):待哺的幼雀。    ⑥赴:报丧。同“讣”。

      (主父死惠文王立立)五年,与燕鄚、易。八年,城南行唐。九年,赵梁将,与齐合军攻韩,至鲁关下。及十年,秦自置为西帝①。十一年,董叔与魏氏伐宋,得河 阳于魏。秦取梗阳。十二年,赵梁将攻齐。十三年,韩徐为将,攻齐。公主死。十四年,相国乐毅将赵、秦、韩、魏、燕攻齐②,取灵丘。与秦会中阳,十五年,燕 昭王来见。赵与韩、魏、秦共击齐,齐王败走,燕独深入,取监菑③。

      ①自置:自立,自称。    ②乐毅率五国军队代齐事,见卷三十四《燕召公世家》、卷四十六《田敬仲完世家》及卷八十《乐毅列传》。    ③临菑:即临淄。

      十六年,秦复与赵数击齐,齐人患之,苏厉为齐遗赵王书曰①:
      臣闻古之贤君,其德行非布于海内也,教顺非洽于民人也②,祭祀时享非数常于鬼神也③。甘露降④,时雨至,年谷丰孰⑤,民不疾疫,众人善之,然而贤主图之。
      令足下之贤行功力,非数加于秦也;怨毒积怒⑥,非素深于齐也。秦赵与国⑦,以强征兵于韩,秦诚爱赵乎?其实憎齐乎?物之甚者,贤主察之。秦非爱赵而憎齐 也,欲亡韩而吞二周,故以齐餤天下⑧。恐事之不合,故出兵以劫魏、赵⑨。恐天下畏己也,故出质以为信。恐天下亟反也⑩,故征兵于韩以威之。声以德与国,实 而伐空韩,臣以秦计为必出于此。夫物固有势异而患同者,楚久伐而中山亡(11),今齐久伐而韩必亡。破齐,王与六国分其利也。亡韩,秦独擅之。收二周,西 取祭器(12),秦独私之。赋田计功(13),王之获利孰与秦多?

      ①苏厉这封书信,《战国策·赵策一》作“苏秦为齐上书说赵王”,内容及文字互有同异。    ②教顺:教训,教化。顺,通“训”。 洽:普遍。   
      ③时享:四时的供品。 常:通“尝”,品尝。    ④甘露:甘美的雨露。古代迷信认为,天降甘露是一种太平景象。    ⑤孰:同“熟”。   
      ⑥怨毒:怨恨。    ⑦与国:盟国。    ⑧餤:同“啖”。吃。引申为诱饵。    ⑨劫:胁迫。    ⑩亟:急速。   
      (11)楚久伐而中山亡:中山国原来依仗齐、魏与赵抗衡,齐、魏连年兴兵伐楚,无力顾及中山,中山终于被赵灭亡。   
      (12)祭器:指周王朝宗庙的祭器。取周之祭器即灭亡周朝。    (13)赋田:授给田地。

      说土之计曰①:“韩亡三川,魏亡晋国②,市朝未变而祸已及矣③。”燕尽齐之北地,去沙丘、钜鹿敛三百里④,韩之上党邯郸百里,燕、秦谋王之河山,间三百里 而通矣⑤。秦之上郡近挺关,至于榆中者千五百里,秦以三郡攻王之上党,羊肠之西,句注之南,非王有已⑥。逾句注,斩常山而守之⑦,三百里而通于燕,代马胡 犬不东下⑧,昆山之玉不出⑨,此三宝者亦非王有已。王久伐齐,从强秦攻韩,其祸必至于此。愿王孰虑之。

      ①说:游说。    ②晋国:指原属晋国的土地。    ③市朝:市,集市;朝,朝廷,或指官吏聚集之处。市朝未变,喻时间很短。    ④敛:减少。   
      ⑤间:小路。    ⑥已:语气词,用法同“矣”。    ⑦斩:截断。    ⑧代马:代地多良马。
      胡犬:《正义》引郭璞云:“胡地野犬似狐而小。”东下:指东至赵国。代、胡都在赵的西北。    ⑨昆山:昆仑山的简称。

      且齐之所以伐者,以事王也;天下属行①,以谋王也。燕秦之约成而兵出有日矣。五国三分王之地②,齐倍五国之约而殉王之患③,西兵以禁强秦,秦废帝请服,反 高平、根柔于魏,反 分、先俞于赵,齐之事王,宜为上佼④,而今乃抵罪,臣恐天下后事王者之不敢自必也。愿王孰计之也。
      今王毋与天下攻齐,天下必以王为义。齐抱社稷而厚事王,天下必尽重王义。王以天下善秦,秦暴,王以天下禁之,是一世之名制于王也⑤。
      于是赵乃辍,谢秦不击齐。
      王与燕王遇。廉颇将,攻齐昔阳,取之。

      ①属行:集结军队。    ②五国:指秦、燕、韩、魏、齐。    ③殉:为某种目的而牺牲自身。    ④上佼:上等交情。佼,通“交”。   
      ⑤宠:荣耀。

      十七年,乐毅将赵师攻魏伯阳。而秦怨赵下与己击齐,伐赵,拔我两城。十八年,秦拔我石城。王再之卫东阳,决河水,伐魏氏。大潦①,漳水出。魏冉来相赵。十九年,秦(败)〔取〕我二城。赵与魏伯阳。赵奢将,攻齐麦丘,取之。
      二十年,廉颇将,攻齐。王与秦昭王遇西河外。
      二十一年,赵徙漳水武平西②。二十二年,大疫。置公子丹为太子。
      二十三年,楼昌将,攻魏儿,不能取。十二月,廉颇将,攻几,取之。二十四年,廉颇将,攻魏房子,拔之,因城而还。又攻安阳,取之。二十五年,燕周将,攻昌城、高唐,取之。与魏共击秦。秦将白起破我华阳,得一将军。二十六年,取东胡欧代地③。
      二十七年,徙漳水武平南。封赵豹为平阳君。河水出,大潦。
      二十八年,蔺相如伐齐,至平邑。罢城北九门大城。燕将成安君公孙操弑其王。二十九年,秦、韩相攻④,而围阏与。赵使赵奢将,击秦,大破秦军阏与下,赐号为马服君。
      三十三年,惠文王卒,太子丹立,是为孝成王。

      ①潦(lào,涝):通“涝”。雨大成灾。    ②徙漳水:使漳水改道。   
      ③东胡欧(qū,屈)代地:指东胡强制、驱使代地百姓叛离赵国而领的土地。欧,通“驱”。    ④相攻:相助进攻。

      孝成王元年,秦伐我,拔三城。赵王新立,太后用事①,秦急攻之。赵氏求救于齐,齐曰:“必以长安君为质,兵乃出。”太后不肯,大臣强谏。太后明谓左右曰: “复言长安君为质者,老妇必唾其面。”左师触龙言愿见太后,太后盛气而胥之②。入,徐趋而坐,自谢曰:“老病病足,曾不能疾走,不得见久矣。窃自恕,而恐 太后体之有所苦也,故愿望见太后。”太后曰:“老妇恃辇而行耳。”曰:“食得毋哀乎?”曰:“恃粥耳。”曰:“老臣间者殊不欲食,乃强步,日三四里,少益 嗜食③,和于身也。”太后曰:“老妇不能。”太后不和之色少解。左师公曰:“老臣贱息舒祺最少④,不肖,而臣衰,窃怜爱之,愿得补黑衣之缺以卫王宫⑤,昧 死以闻⑥。”太后曰:“敬诺。年几何矣?”对曰:“十五岁矣。虽少,愿未及填沟壑而讬之⑦。”太后曰:“丈夫亦爱怜少子乎?”对曰:“甚于妇人。”太后笑 曰:“妇人异甚。”对曰:“老臣窃以为媪之爱燕后贤于长安君⑧。”太后曰:“君过矣,不若长安君之甚。”左师公曰:“父母爱子,则为之计深远。媪之送燕后 也,持其踵,为之泣,念其远也,亦哀之矣。已行,非不思也,祭祀则祝之曰:‘必勿使反’,岂非计长久,为子孙相继为王也哉?”太后曰:“然。”左师公曰: “今三世以前,至于赵主之子孙为侯者,其继有在者乎?”曰:“无有。”曰:“微独赵,诸侯有在者乎⑨?”曰:“老妇不闻也。”曰:“此其近者祸及身,远者 及其子孙。岂人主之子侯则不善哉?位尊而无功,奉厚而无劳,而挟重器多也⑩。今媪尊长安君之位,而封之以膏腴之地(11),多与之重器,而不及今令有功于 国,一旦山陵崩(12)。长安君何以自讬于赵?老臣以媪长安君之计短也,故以为爱之不若燕后。”太后曰:“诺,恣君之所使之(13)。”于是为长安君约东 百乘(14),质于齐,齐兵乃出。
      子义闻之,曰:“人主之子,骨肉之亲也,犹不能持无功之尊,无劳之奉,而守金玉之重也,而况于予乎?”

      ①用事:掌权。因孝成王年幼,故由太后执政。    ②胥:通“须”。等待。    ③嗜食:食欲。    ④息:子孙,儿子。   
      ⑤黑衣:指王宫卫士。当时王宫卫士穿黑衣,故称。    ⑥昧死:冒死。    ⑦填沟壑:指死后尸体埋入地下。    ⑧燕后:赵太后之女,嫁给燕王为后。
       贤于:胜过。    ⑨诸侯有在者乎:这句是承上省略,原应为“诸侯之子孙为侯者,其继有在者乎”。    ⑩重器:贵重的宝物。   
      (11)膏腴:肥沃。    (12)山陵崩:古喻天子或国君死亡的委婉语。    (13)恣:放纵,任凭。    (14)约:准备,备办。

      齐安平君田单将赵师而攻燕中阳,拔之。又攻韩注人,拔之。二年,惠文后卒。田单为相。
      四年,王梦衣偏裻之衣①,乘飞龙上天,不至而坠,见金玉之积如山。明日,王召筮史敢占之②,曰:“梦衣偏裻之衣者,残也。乘飞龙上天不至而坠者,有气而无实也。见金玉之积如山者,忧也。”
      后三日,韩氏上党守冯亭使者至,曰:“韩不能守上党,入之于秦。其吏民皆安为赵,不欲为秦。有城市邑十七,愿再拜入之赵,财王所以赐吏民③。”王大喜,召 平阳君豹告之曰:“冯亭入城市邑十七,受之何如?”对曰:“圣人甚祸无故之利。”王曰:“人怀吾德,何谓无故乎?”对曰:“夫秦蚕食韩氏地,中绝不令相 通,固自以为坐而受上党之地也。韩氏所以不入于秦者,欲嫁其祸于赵也。秦服其劳而赵受其利,虽强大不能得之于小弱,小弱顾能得之于强大乎?岂可谓非无故之 利哉!且夫秦以牛田之水通粮蚕食④,上乘倍战者⑤,裂上国之地,其政行,不可与为难,必勿受也。”王曰:“今发百万之军而攻,逾年历岁未得一城也。今以城 市邑十七币吾国⑥,此大利也。”

      ①偏裻(dū,督)之衣:以后背中缝为界,左右两色合成的衣服。裻,衣服的后背缝。    ②筮史:负责占卜的史官。 敢:筮史之名。   
      ③财:通“裁”。裁决。   
      ④这一句有不同的解释。一种解释是:秦国靠牛田的水道运粮来蚕食韩国。“牛田”解为地名。另一种解释是:秦国用牛耕田,从水道粮去蚕食韩国。此解认为,据《集解》,句中无“之”字,《战国策·赵策一》此句正无“之”字。
         ⑤上乘:上等战车。 倍战:奋力作战。    ⑥币:礼物。此处用为动词。

      赵豹出,王召平原君与赵禹而告之。对曰:“发百万之军而攻,逾岁未得一城,今坐受城市邑十七,此大利,不可失也。”王曰:“善。”乃令赵胜受地,告冯亭 曰:“敝国使者臣胜,敝国君使胜致命,以万户都三封太守①。千户都三封县令,皆世世为侯,吏民皆益爵三级,吏民能相安,皆赐之六金。”冯亭垂涕不见使者, 曰:“吾不处三不义也:为主守地,不能死固②,不义一矣;入之秦,不听主令,不二矣;卖主地而食之,不义三矣。”赵遂发兵取上党。廉颇将军军长平③。
      七(年)〔月〕,廉颇免而赵括代将。秦人围赵括,赵括以军降,卒四十余皆坑之④。王悔不听赵豹之计,故有长平之祸焉。
      王还,不听秦,秦围邯鄣。武垣令傅豹、王容、苏射率燕众反燕地。赵以灵丘封楚相春申君。
      八年,平原君如楚请救。还,楚来救,及魏公子无忌亦来救⑤,秦围邯郸乃解。

      ①万户都三:万户人口的城邑三座。    ②死固:拼死固守。    ③清梁玉绳《史记志疑》认为,此句之上应有“六年”二字。   
      ④坑:坑杀,活理。据卷八十一《廉颇蔺相如列传》记载,长平之战中,赵括被秦军射死,之后赵军投降被坑杀。详见该传。   
      ⑤魏公子无忌:即信陵君,其救赵事详见卷七十七《魏公子列传》。

      十年,燕攻昌壮,五月拔之。赵将乐乘、庆舍攻秦信梁军,破之。太子死。而秦攻西周,拔之。徒父祺出①。十一年,城元氏,县上原。武阳君郑安平死,收其地。十二年,邯郸 烧②。十四年,平原君赵胜死。
      十五年,以尉文封相国廉颇为信平君。燕王令丞相栗腹约 ③,以五百金为赵王酒,还归,报燕王曰:“赵氏壮者皆死长平,其孤未壮,可伐也。”王召昌国君乐閒 而问之。对曰:“赵,四战之国也④,其民习兵,伐之不可。”王曰:“吾以众代寡,二而伐一,可乎?”对曰:“不可。”王曰:“吾即以五而伐一,可乎?”对 曰:“不可。”燕王大怒。群臣皆以为可。燕卒起二军,车二千乘,栗腹将而攻鄗,卿秦将而攻代,廉颇为赵将,破杀栗腹,虏卿秦、乐閒。

      ①出:指出兵国境之外。《正义》“赵见秦拔西周,故令徙父祺将兵出境也。”    ② :积存草料的地方。   
      ③约 (huān,欢):交好。 ,通“欢”。    ④四战:四面受敌。

      十六年,廉颇围燕。以乐乘为武襄君。十七年,假相大将武襄君攻燕①,围国。十八年,延陵钧率师从相国信平君助魏攻燕。秦拔我榆次三十七城。十九年,赵与燕易土②。以龙兑、汾门、临乐与燕;燕以葛、武阳、平舒与赵。
      二十年,秦王政初立。秦拔我晋阳。
      二十一年,孝成王卒。廉颇将,攻繁阳,取之。使乐乘代之,廉颇攻乐乘,乐乘走,廉颇亡入魏。子偃立,是为悼襄王。

      ①假相:代理相国。    ②易土:交换领土。

      悼襄王元年,大备魏①。欲通平邑、中牟之道,不成。
      二年,李牧将,攻燕,拔武遂、方城。秦召春平君,因而留之。泄钧为之谓文信侯曰②:“春平君者,赵王甚爱之而郎中妒之,故相与谋曰:‘春平君入秦,秦必留 之。’故相与谋而内之秦也。今君留之,是绝赵而郎中之计中也。君不知遣春平君而留平都③。春平君者言行信于王,王必厚割赵而赎平都。”文信侯曰:“善。” 因遣之。城韩皋。
      三年,宠煖将,攻燕,禽兵将剧辛④。四年,庞煖将赵、楚、魏、燕之锐师,攻秦蕞,不拔;移攻齐,取饶安。五年,傅抵将,居平邑;庆舍将东阳河外师,守河梁。六年,封长安君以饶。魏与赵邺。
      九年,赵攻燕,取貍阳城。兵未罢,秦攻邺,拔之。悼襄王卒,子幽缪王迁立。
      ①大备魏:举行隆重的礼仪与魏国修好。    ②文信侯:即秦相吕不韦。    ③平都:《战国策·赵策四》作“平都侯”。    ④禽:同“擒”。

      幽缪王迁元年,城柏人。二年,秦攻武城,扈辄率师救之,军败。死焉。
      三年,秦攻赤丽、宜安,李牧率师与战肥下,却之。封牧为武安君。四年,秦攻番吾,李牧与之战,却之。
      五年,代地大动,自乐徐以西,北至平阴,台屋墙垣太半坏,地坼东西百三十步①。六年,大饥,民讹言曰②。:“赵为号,秦为笑。以为不信,视地之生毛③。”
      七年,秦人攻赵,赵大将李牧、将军司马尚将,击之。李牧诛,司马尚免④,赵怱及齐将颜聚代之。赵怱军破,颜聚亡去。以王迁降。
      八年十月,邯郸为秦。

      ①坼(chè,彻):裂开。    ②讹言:谣言。这里所说的“谣言”,指古代民间流传的评议时事的民谣。    ③毛:指地上的草或田中的禾苗。   
      ④李牧诛,司马尚免:秦国用反间计,赵王迁听信谗言,致使李牧被杀,司马尚被免职。见卷八十一《廉颇蔺相如传》。

      太史公曰:吾闻冯王孙曰:“赵王迁,其母倡也①,嬖于悼襄王②。悼襄王废適嘉而立迁③。迁素无行,信谗,故诛其良将李牧,用郭开。”屈不缪哉!秦既虏迁,赵之亡大夫共立嘉为王,王代六岁,秦进兵破嘉,遂灭赵以为郡。

      ①倡:歌女。    ②嬖:宠爱。    ③適:通“嫡”。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