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ygqingchun的博客

高中语文教师的快乐天地。

 
 
 

日志

 
 

魏世家第十四  支菊生 译注   (2-2)  

2007-06-05 20:14:16|  分类: 母亲系列作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六年,虢山崩,壅河①。
      三十二年,伐郑。城酸枣。败秦于注。三十五年,齐伐取我襄陵。三十六年,秦侵我阴晋。
      三十八年,伐秦,败我武下,得其将识。是岁,文侯卒,子击立,是为武侯。
      魏武侯元年,赵敬侯初立,公子朔为乱②,不胜,奔魏,与魏袭邯郸,魏败而去。
      二年,城安邑、王垣。
      七年,伐齐,至桑丘。九年,翟败我于浍。使吴起伐齐,至灵丘,齐威王初立。
      十一年,与韩、赵三分晋地,灭其后。
      十三年,秦献公县栎阳。十五年,败赵北蔺。
      十六年,伐楚,取鲁阳。武侯卒,子 立,是为惠王。

      ①壅:堵塞。    ②公子朔:卷十五《六国年表》、卷四十三《赵世家》均作“公子朝”。

      惠王元年,初,武侯卒也,子 与公中缓争为太子。公孙颀自宋入赵,自赵入韩,谓韩懿侯曰:“魏 与公中缓争为太子,君亦闻之乎?今魏 得王错,挟上党①, 固半国也。因而除之,破魏必矣,不可失也。”懿侯说②,乃与赵成侯合军并兵以伐魏,战于浊泽,魏氏大败,魏君围③。赵谓韩曰:“除魏君,立公中缓,割地而 退,我且利。”韩曰:“不可。杀魏君,人必曰暴;割地而退,人必曰贪。不如两分之。魏分为两,不强于宋、卫,则我终无魏之患矣。”赵不听。韩不说,以其少 卒夜去。惠王之所以身不死,国不分者,二家谋不和也。若从一家之谋,则魏必分矣。故曰“君终无適子④,其国可破也”。

      ①挟:拥有。    ②说:同“悦”。    ③围:这里是被围的意思。    ④適:同“嫡”。

      二年,魏败韩于马陵,败赵于怀。三年,齐败我观。五年,与韩会宅阳。城武堵。为秦所败。六年,伐取宋仪台。九年,伐败韩于浍。与秦战少梁,虏我将公孙痤,取庞。秦献公卒,子孝公立。
      十年,伐取赵皮牢。彗星见①。十二年,星昼坠,有声。
      十四年,与赵会鄗。十五年,鲁、卫、宋、郑君来朝②。十六年,与秦孝公会(社)[杜]平。侵宋黄池,宋复取之。
      十七年,与秦战元里,秦取我少梁。围赵邯郸。十八年,拔邯郸。赵请救于齐,齐使田忌、孙膑救赵,败魏桂陵③。
      十九年,诸侯围我襄陵。筑长城,塞固阳。
      二十年,归赵邯郸,与盟漳水上。二十一年,与秦会彤。赵成侯卒。二十八年,齐威王卒。中山君相魏④。

      ①见:同“现”。    ②郑:即韩。韩哀侯灭郑后,迁都于新郑,所以韩也称郑。   
      ③田忌、孙膑用围魏救赵之计解救了赵国,并在桂陵大败魏军,这是古代著名战例之一。详见卷六十五《孙子吴起列传》和卷四十六《田敬仲完世家》。   
      ④中山君:魏文侯攻灭中山国,命其子为中山君。《索隐》又说其弟为中山君。本句所说的中山君为何人,不详。

      三十年,魏伐赵,赵告急齐①。齐宣王用孙子计,救赵击魏。魏遂大兴师,使庞涓将,而令太子申为上将军。过外黄,外黄徐子谓太子曰:“臣有百战百胜之术。” 太子曰:“可得闻乎?”客曰:“固愿效之②。”曰:“太子自将攻齐,大胜并莒,则富不过有魏,贵不益为王③。若战不胜齐,则万世无魏矣。此臣之百战百胜之 术也。”太子曰:“诺,请必从公之言而还矣。”客曰:“太子虽欲还,不得矣。彼劝太子战攻,欲啜汁者众④。太子虽欲还,恐不得矣。”太子因欲还,其御曰 ⑤:“将出而还,与北同⑥。”太子果与齐人战,败于马陵⑦。齐虏魏太子申,杀将军涓,军遂大破。

      ①魏伐赵,赵告急齐:这两句卷六十五《孙子吴起列传》作“魏与赵攻韩,韩告急于齐。”《正义》认为《世家》之文有误。    ②效:呈献,进献。   
      ③益:增加,超过。    ④啜汁:饮残汤剩饭,比喻趁机得利。啜,尝,饮;汁,汤。    ⑤御:驾驭车马的人。    ⑥北:败,败逃。   
      ⑦败于马陵:孙膑用计大败魏军于马陵,魏将庞涓自杀。其事详见卷六十五《孙子吴起列传》,参见《田敬仲完世家》。

      三十一年,秦、赵、齐共伐我,秦将商君诈我将军公子卬而袭夺其军①,破之。秦用商君,东地至河,而齐、赵数破我,安邑近秦,于是徙治大梁,以公子赫为太子。
      三十三年,秦孝公卒,商君亡秦归魏②,魏怒,不入③。三十五年,与齐宣王会平阿南。
      惠王数被于军旅④,卑礼厚币以招贤者⑤。邹衍、淳于髡、孟轲皆至梁⑥。梁惠王曰:“寡人不佞⑦,兵三折于外,太子虏,上将死,国以空虚,以羞先君宗庙社稷 ⑧,寡人甚丑之⑨。叟不远千里,辱幸至敝邑之廷⑩,将何以利吾国?”孟轲曰:“君不可以言利若是。夫君欲利则大夫欲利,大夫欲利则庶人欲利(11),上下 争利,国则危矣。为人君,仁义而已矣,何以利为(12)!”
      三十六年,复与齐王会甄。是岁,惠王卒,子襄王立。

      ①商君:即商鞅。商鞅诈骗魏公子卬并袭夺魏军事,详见卷六十八《商君列传》。    ②亡秦:从秦国逃出。归:归顺,投靠。    ③入:接纳,收留。   
      ④被:遭受。    ⑤币:礼物。    ⑥梁:魏国迁都大梁后又称梁国。    ⑦不佞:无能,不才,古人自谦之词。佞,才能。   
      ⑧宗庙:古代帝王或诸侯祭祀祖先之处。社稷(jì,计):帝王祭祀土神和谷神的祭坛。社,土神;稷,谷神。宗庙社稷是国家政权的象征,因而常代指国家。   
      ⑨丑:惭愧,羞耻。    ⑩辱:屈尊。幸:亲临。“辱幸”是对人表示尊敬之词。    (11)庶人:平民。   
      (12)为:表疑问的语气助词。以上梁惠王与孟子的谈话与《孟子》书中所记略有出入,参见《孟子·梁惠王上》。

      襄王元年,与诸侯会徐州,相王也,追尊父惠王为王①。
      五年,秦败我龙贾军四万五千于雕阴,围我焦、曲沃。予秦河西之地。
      六年,与秦会应。秦取我汾阴、皮氏、焦。魏伐楚,败之陉山。七年,魏尽入上郡于秦。秦降我蒲阳。八年,秦归我焦、曲沃。
      十二年,楚败我襄陵。诸侯执政与秦相张仪会啮桑。十三年,张仪相魏。魏有女子化为丈夫。秦取我曲沃、平周。
      十六年,襄王卒,子哀王立②。张仪复归秦。

      ①清梁玉绳《史记志疑》认为,惠王生前已自称王,死后无需追尊。   
      ②关于惠王、襄王、哀王世系,《集解》引荀勖(xù,旭)据《竹书纪年》认为,惠王三十六年改元,改元后(按:史书通称后元)十七年年惠王卒。又据《世 本》说惠王生襄王而无哀王。《索隐》也引《世本》说襄王生昭王,无哀王。但《索隐》又认为《魏世家》本文“纪事甚明,盖无足疑”。而是《世本》和《竹书纪 年》都把哀王一代遗漏了。

      哀王元年,五国共攻秦①,不胜而去。
      二年,齐败我观津。五年,秦使樗里子伐取我曲沃,走犀首岸门②。六年,秦(求)[来]立公子政为太子。与秦会临晋。七年,攻齐。与秦伐燕。
      八年,伐卫,拔列城二。卫君患之。如耳见卫君曰:“请罢魏兵,免成陵君可乎③?”卫君曰:“先生果能,孤请世世以卫事先生。”如耳见成陵君曰:“昔者魏伐 赵,断羊肠④,拔阏与,约斩赵⑤,赵分而为二,所以不亡者,魏为从主也⑥。今卫已迫亡,将西请事于秦。与其以秦 卫⑦不如以魏 卫,卫之德魏必终无穷。” 成陵君曰:“诺。”如耳见魏王曰:“臣有谒于卫。卫故周室之别也⑧,其称小国,多宝器。今国迫于难而宝器不出者,其心以为攻卫 卫不以王为主,故宝器虽出 必不入于王也。臣窃料之,先言 卫者必受卫者也⑨。”如耳出,成陵君入,以其言见魏王。魏王听其说,罢其兵,免成陵君,终身不见。

      ①五国:指韩、魏、楚、赵、燕。五国攻秦事,参见卷五《秦本纪》。    ②走:赶走。犀首:官名。当时公孙衍任此官。    ③成陵君:魏国大臣。   
      ④羊肠:地名,指太行山之羊肠坂。    ⑤约:准备。斩:分割。    ⑥从主:合纵盟约的盟主。从,同“纵”。旧读阴平。   
      ⑦ (shì,式):通“释”,解救。    ⑧别:分支。    ⑨受卫:指接受卫国的贿赂。

      九年,与秦王会临晋。张仪、魏章皆归于魏。魏相田需死,楚害张仪、犀首、薛公①。楚相昭鱼谓苏代曰:“田需死,吾恐张仪、犀首、薛公有一人相魏者也。”代 曰:“然相者欲谁而君便之?”昭鱼曰:“吾欲太子之自相也。”代曰:“请为君北,必相之。”昭鱼曰:“奈何?”对曰:“君其为梁王,代请说君②。”昭鱼 曰:“奈何?”对曰:“代也从楚来,昭鱼甚忧,曰:‘田需死,吾恐张仪、犀首、薛公有一人相魏者也。’代曰:‘梁王,长主也③,必不相张仪。张仪相,必右 秦而左魏④。犀首相,必右韩而左魏。薛公相,必右齐而左魏。梁王,长主也,必不便也。’王曰:‘然则寡人孰相?’代曰:‘莫若太子之自相。太子之自相,是 三人者皆以太子为非常相也,皆将务以其国事魏,欲得丞相玺也⑤。以魏之强,而三万乘之国辅之⑥,魏必安矣。故曰莫若太子之自相也。’”遂北见梁王,以此告 之。太子果相魏。

      ①害:怕。薛公:即孟尝君田文。清梁玉绳《史记志疑》认为,魏武侯时的宰相也叫田文,魏襄王时魏文子为相,二人都与孟尝君同名。《战国策》就误把文子当作 了薛公,并把孟尝君奔魏说成相魏。《史记》沿袭了《战国策》的错误。当时孟尝君正任齐相,他奔魏的事发生在魏昭王十一、二年间。
         ②说:游说。    ③长主:贤君。    ④右秦左魏:偏向秦国,看轻魏国。古人以右为尊、为上,左则反之。故称所重者为右,所轻者为左。   
      ⑤得丞相玺:即得到丞相的职位。玺:印章。    ⑥三万乘之国:三个大国。春秋战国时期,拥有一万辆战车的诸侯国为大国。乘,辆。

      十年,张仪死。十一年,与秦武王会应。十二年,太子朝于秦。秦来伐我皮氏,未拔而解。十四年,秦来归武王后①。十六年,秦拔我蒲反、阳晋、封陵。十七年,与秦会临晋。秦予我蒲反。十八年,与秦伐楚。二十一年,与齐、韩共败秦军函谷。
      二十三年,秦复予我河外及封陵为和②。哀王卒,子昭王立。

      ①秦武王娶魏女为后,武王在位四年死,武王后无子,所以秦国把她送回魏国。   
      ②河外:战国时各国所称河外,因其所在位置不同而不尽相同。魏国所称河外是指黄河以西和以南地区。

      昭王元年,秦拔我襄城。二年,与秦战,我不利。三年,佐韩攻秦,秦将白起败我军伊阙二十四万①。六年,予秦河东地方四百里。芒卯以诈重②。七年,秦拔我城大小六十一。八年,秦昭王为西帝,齐湣王为东帝,月余,皆复称王归帝③。九年,秦拔我新垣、曲阳之城。
      十年,齐灭宋,宋王死我温④。十二年,与秦、赵、韩、燕共伐齐,败之济西,湣王出亡⑤。燕独入临菑。与秦王会西周⑥。
      十三年,秦拔我安城,兵到大梁,去。十八年,秦拔郢,楚王徙陈⑦。
      十九年,昭王卒,子安釐王立。

      ①我军:指韩、魏两国军队。    ②诈:智诈,即善用诡诈之计。重:被重用。   
      ③归帝:收回帝号。秦、齐称帝,不久又收回帝号事,详见卷四十六《田敬仲完世家》。   
      ④宋王:名偃,为暴君,人称“桀宋”,齐国因而征讨他。详见卷三十八《宋微子世家》及卷四十六《田敬仲完世家》。   
      ⑤齐湣王曾趁燕国内乱侵伐燕国,燕昭王即位后立志复仇。二十余年后,燕国力渐强,遂以乐毅为统帅,与秦、楚、韩、赵、魏联合伐齐,齐国几乎灭亡。是战国史 上的著名事件。文中遗漏了楚国。详见卷三十四《燕召公世家》、卷四十六《田敬仲完世家》及卷八十《乐毅列传》。
         ⑥西周:战国时的一个小诸侯国,在洛阳以西。   
      ⑦前278年,秦将白起率军攻破楚国都郢,楚顷襄王逃至陈城,楚国从此一蹶不振。详见卷四十《楚世家》。

      安釐王元年,秦拔我两城。二年,又拔我二城。军大梁下,韩来救,予秦温以和。三年,秦拔我四城,斩首四。四年,秦破我及韩、赵,杀十五万人,走我将芒卯。 魏将段干子请予秦南阳以和。苏代谓魏王曰①:“欲玺者段干子也,欲地者秦也。今王使欲地者制玺②,使欲玺者制地,魏氏地不尽则不知已。且夫以地事秦,譬犹 抱薪救火③,薪不尽,火不灭。”王曰:“是则然也。虽然,事始已行,不可更矣。”对曰:“王独不见夫博之所以贵枭者④,便则食⑤,不便则止矣。今王曰‘事 始已行,不可更’是何王之用智不如用枭也?”
      九年,秦拔我怀。十年,秦太子外质于魏死。十一年,秦拔我郪丘。

      ①苏代:《战国策·魏策三》作孙臣。    ②制:控制。    ③薪:柴。   
      ④博:博戏,古代一种下棋的游戏。枭:博戏时掷骰子得上采为枭。或云骰子上刻有枭形。博戏的方法已失传,大约是用五个骰子和若干棋子,掷一次骰子,走一棋子,掷得枭采就可以吃对方的棋子。
         ⑤食:指吃对方的棋子。

      秦昭王谓左右曰:“今时韩、魏与始孰强?”对曰:“不如始强。”王曰:“今时如耳、魏齐与孟尝、芒卯孰贤?”对曰:“不如。”王曰:“以孟尝、芒卯之贤, 率强韩、魏以攻秦,犹无奈寡人何也。今以无能之如耳、魏齐而率弱韩、魏以伐秦,其无奈寡人何亦明矣。”左右皆曰:“甚然。”中旗冯琴而对曰①:“王之料天 下过矣②。当晋六卿之时,知氏最强,灭范、中行,又率韩、魏之兵以围赵襄子于晋阳,决晋水以灌晋阳之城,不湛者三版③。知伯行水④,魏桓子御,韩康子为参 乘⑤。知伯曰:‘吾始不知水之可以亡人之国也,乃今知之。’汾水可以灌安邑,绛水可以灌平阳。魏桓子肘韩康子⑥,韩康子履魏桓子⑦,肘足接于车上⑧,而知 氏地分,身死国亡,为天下笑。今秦兵虽强,不能过知氏;韩、魏虽弱,尚贤其在晋阳之下也⑨。此方其用肘足之时也,愿王之勿易也!”于是秦王恐。

      ①中旗:或曰官名,或曰人名。冯:同“凭”。    ②过:错。    ③湛(jiān,坚):浸,淹没。版:古代筑墙用的木版,一版高八尺,或曰高二尺。
        ④行水:巡视水情。行,巡察。    ⑤参乘:车上陪乘的人。古代乘车尊者在左,御者在中,参乘在右。    ⑥肘:用肘碰。    ⑦履:用脚踩。  
       ⑧这一句表示韩康子和魏桓子通过肘足相碰已是心照不宣。    ⑨贤:胜过。

      齐、楚相约而攻魏,魏使人求救于秦,冠盖相望也①,而秦救不至。魏人有唐睢者,年九十余矣,谓魏王曰:“老臣请西说秦王,令兵先臣出。”魏王再拜,遂约车 而遣之②。唐睢到,入见秦王。秦王曰:“丈人芒然乃远至此③,甚苦矣!夫魏之来求救数矣,寡人知魏之急已④。”唐睢对曰:“大王已知魏之急而救不发者,臣 窃以为用策之臣无任矣⑤。夫魏,一万乘之国也,然所以西面而事秦,称东藩⑥,受冠带⑦,祠春秋者⑧,以秦之强足以为与也⑨。今齐、楚之兵已合于魏郊矣,而 秦救不发,亦将赖其未急也。使之大急,彼且割地是约从,王尚何救焉?必待其急而救之,是失一东藩之魏而强二敌之齐、楚,则王何利焉?”于是秦昭王遽为发兵 救魏⑩。魏氏复定。

      ①冠盖相望:指使者或官吏在路上往来不断。冠,这里专指官吏的礼帽;盖,古代车上伞状的车篷。    ②约:备办。   
      ③丈人:对老人的尊称。芒然:疲倦的样子。    ④已:同“矣”。    ⑤无任:不胜任,无能。    ⑥藩:属国。   
      ⑦冠带:衣帽。带,衣带,代指衣服。    ⑧祠春秋:指春秋两季向秦国致送祭祀用品。祠,祭祀。    ⑨与:盟国。    ⑩遽:急速。

      赵使人谓魏王曰:“为我杀范痤,吾请献七十里之地。”魏王曰:“诺。”使吏捕之,围而未杀。痤因上屋骑危①,谓使者曰:“与其以死痤市②,不如以生痤市。 有如痤死③,赵不予王地,则王将奈何?故不若与先定割地,然后杀痤。”魏王曰:“善。”痤因上书信陵君:“痤,故魏之免相也,赵以地杀痤而魏王听之,有如 强秦亦将袭赵之欲④,则君且奈何?”信陵君言于王而出之⑤。

      ①危:屋脊。    ②市:买卖,交易。    ③有如:假如。    ④袭:因袭,沿用。    ⑤出:释放。

      魏王以秦救之故,欲亲秦而伐韩,以求故地。无忌谓魏王曰①:
      秦与戎翟同欲,有虎狼之心,贪戾好利无信②,不识礼义德行。苟有利焉,不顾亲戚兄弟,若禽兽耳,此天下之所识也,非有所施厚积德也③。故太后母也,而以忧 死④;穰侯舅也,功莫大焉,而竟逐之⑤;两弟无罪⑥,而再夺之国⑦。此于亲戚若此,而况于仇雠之国乎⑧?今王与秦共伐韩而益近秦患,臣甚惑之。而王不识则 不明,群臣莫以闻则不忠。
      今韩氏以一女子奉一弱主⑨,内有大乱,外交强秦魏之兵,王以为不亡乎?韩亡,秦有郑地,与大梁邺⑩,王以为安乎?王欲得故地,今负强秦之亲(11),王以为利乎?

      ①无忌:即信陵君。按:无忌,《战国策·魏策三》作朱己,《荀子·强国篇》杨倞注引《史记》作朱忌,马王堆汉墓帛书《战国纵横家书》整理小组注云:“疑当以朱己为是。”以下大段文字与《战国策》所载基本相同,可参阅。
         ②戾:(lì,力):凶狠,残暴。    ③施厚:厚施恩惠。   
      ④这两句指的是,秦昭王生母宣太后,因昭王听从范睢建议而被废黜,不久就忧伤而死。见卷七十九《范睢蔡泽列传》   
      ⑤以上三句指的是,穰侯魏冉曾为秦国屡立战功,因他是宣太后之弟,所以昭王听从范睢建议,把他逐出秦国。    ⑥两弟:指秦昭王同母弟泾阳君和高陵君。  
       ⑦夺:削去。    ⑧仇雠:仇敌。    ⑨这句指的是,当时韩桓惠王年幼,其母后代行执政。   
      ⑩邺:在此句中不可解。《战国策·魏策三》、马王堆汉墓帛书《战国纵横家书》均作“邻”,《索隐》也认为作“邻”字为宜。    (11)负:依仗。

      秦非无事之国也①,韩亡之后必将更事②,更事必就易与利,就易与利必不伐楚与赵矣。是何也?夫越山踰河,绝韩上党而攻强赵③,是复阏与之事④,秦必不为 也。若道河内⑤,倍邺、朝歌⑥,绝漳、滏水,与赵兵决于邯郸之郊,是知伯之祸也,秦又不敢。伐楚,道涉谷,行三千里,而攻冥阨之塞,所行甚远,所攻甚难, 秦又不为也。若道河外,倍大梁,右(蔡左)[上蔡]、召陵,与楚兵决于陈郊,秦又不敢。故曰秦必不伐楚与赵矣,又不攻卫与齐矣。
      夫韩亡之后,兵出之日,非魏无攻已。秦固有怀、茅、邢丘,城垝津以临河内⑦,河内共、汲必危;有郑地,得垣雍,决荧泽水灌大梁,大梁必亡。王之使者出过而 恶安陵氏于秦⑧,秦之欲诛之人矣。秦叶阳、昆阳与舞阳邻⑨,听使者之恶之,随安陵氏而亡之,绕舞阳之北,以东临许⑩,南国必危(11),国无害(已) [乎]?

      ①无事:不生事端。    ②更事:再生事端。    ③绝:越过,穿过。   
      ④阏与之事:前270年,秦攻韩,包围阏与,赵国派赵奢率军救韩,大败秦军。见卷四十三《赵世家》。    ⑤道:取道。    ⑥倍:通“背”。   
      ⑦城:筑城。或认为“城”上缺“安”字,应为地名“安城”。    ⑧出:指出访秦国。过:过失。恶:诽谤,中伤。    ⑨舞阳:当时为魏地。   
      ⑩许:指春秋时许国故地。    (11)南国:许在魏国之南,故称南国。

      夫憎韩不爱安陵氏可也,夫不患秦之不爱南国非也。异日者,秦在河西晋,国去梁千里,有河山以阑之①,有周、韩以间之②。从林乡军以至于今,秦七攻魏,五入 囿中③,边城尽拔,文台堕④,垂都焚,林木伐,麋鹿尽,而国继以围⑤。又长驱梁北,东至陶卫之郊,北至平监⑥。所亡于秦者,山南山北,河外河内,大县数 十,名都数百⑦。秦乃在河西晋,去梁千里,而祸若是矣。又况于使秦无韩,有郑地,无河山而阑之,无周、韩而间之,去大梁百里,祸必由此矣。

      ①阑:阻挡。    ②间:隔开。    ③囿中:《索隐》和《正义》都解作地名,即圃田泽。    ④堕(huī,灰):同“隳”,毁坏。   
      ⑤国:国者。    ⑥平:或作“乎”。    ⑦以上两句《战国策》作“大县数百,名都数十。”

      异日者,从之不成也,楚、魏疑而韩不可得也。今韩受兵三年,秦桡之以讲①,识亡不听②,投质于赵③,请为天下雁行顿刃④,楚赵必集兵,皆识秦之欲无穷也, 非尽亡天下之国而臣海内,必不休矣。是故臣愿以从事王,王速受楚赵之约,(赵)[而]挟韩之质以存韩,而求故地,韩必效之⑤。此士民不劳而故地得,其功多 于与秦共伐韩,而又与强秦邻之祸也。
      夫存韩安魏而利天下,此亦王之天时已。通韩上党于共、宁,使道安成,出入赋之⑥,是魏重质韩以其上党也⑦。今有其赋,足以富国。韩必德魏爱魏重魏畏魏,韩 必不敢反魏,是韩则魏之县也。魏得韩以为县,卫、大梁、河外必安矣。今不存韩,二周、安陵必危,楚、赵大破,卫、齐甚畏,天下西乡而驰秦入朝而为臣不久矣 ⑧。

      ①桡:屈从。讲,讲和,媾和。    ②这句是说韩国知道要灭亡了可是不肯听从秦国。    ③投质:送人质。   
      ④雁行:像大雁那样成行成列地前进。顿刃:把兵器用坏,比喻死战。“顿”通“钝”。    ⑤效:致送。    ⑥出入:指商贾的出入。赋:收税。   
      ⑦质:抵押。    ⑧乡:同“向”。

      二十年,秦围邯郸,信陵君无忌矫夺将军晋鄙兵以救赵①,赵得全。无忌因留赵。二十六年,秦昭王卒。
      三十年,无忌归魏,率五国兵攻秦,败之河外,走蒙骜。魏太子增质于秦,秦怒,欲囚魏太子增。或为增谓秦王曰:“公孙喜固谓魏相曰‘请以魏疾击秦,秦王怒, 必囚增。魏王又怒,击秦,秦必伤’。今王囚增,是喜之计中也。故不若贵增而合魏,以疑之于齐、韩。”秦乃止增。
      三十一年,秦王政初立。
      三十四年,安釐王卒,太子增立,是为景湣王。信陵君无忌卒。

      ①矫:假托,诈称。这里指假传王命。信陵君救赵事详见卷七十七《魏公子列传》。

      景湣王元年,秦拔我二十城,以为秦东郡。二年,秦拔我朝歌。卫徙野王。三年,秦拔我汲。五年,秦拔我垣、蒲阳、衍。十五年,景湣王卒,子王假立。
      王假元年,燕太子丹使荆轲刺秦王,秦王觉之①。
      三年,秦灌大梁,虏王假,遂灭魏以为郡县。

      ①荆轲刺秦王事详见卷八十六《刺客列传》。

      太史公史:吾适故大梁之墟①,墟中人曰:“秦之破梁,引河沟而灌大梁,三月城坏,王请降,遂灭魏。”说者皆曰魏以不用信陵君故,国削弱至于亡,余以为不然。天方令秦平海内,其业未成,魏虽得阿衡之佐②,曷益乎③?

      ①墟:故城,废址。    ②阿衡:即伊尹,商代的贤臣。    ③曷:何。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