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ygqingchun的博客

高中语文教师的快乐天地。

 
 
 

日志

 
 

父亲系列作文 抬杠的父亲,抬杠的我    转贴  

2007-05-02 22:13:31|  分类: 父亲作文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天菠偶偶转了一个全国各地人性格的帖子,其中说到“安徽人生性酷爱抬杠”,看到这里,我就半开玩笑但是也很不服气的跟了一个帖子“胡说!谁说我们安徽人爱抬杠的!?”算是为菠偶偶的帖子做了个小小的注脚。
  其实仔细想想,那帖子说得还真对,老家的确多的是抬杠能手,辩论专家。我父亲就是典型的一位。甭管说什么,不超过十句话之后他往往会和别人辩起来,而这个“别人”呢,也是家学渊源地灵人杰,毫不示弱的应战。譬如说,秋高气爽吃螃蟹,就有可能表演这么一出:
  赵叔叔:“这螃蟹以前可是一毛钱一斤,现在三块多钱!”我爸爸:“那可不,涨了三十多倍!利害!”赵叔叔:“那时候我工资是24块钱,要是也涨三十多倍,那起码有一千块钱了吧!”我爸爸:“你没有学过算术吧?24块钱乘一个三十倍,那是七百二十块钱,怎么来的一千块!”赵叔叔:“话不能那么讲!我讲的是三十多(重音,拖长音)倍!我又没有讲就是整三十倍!哪儿有你那么算帐的”我爸爸:“好,就打你是三十多倍,就打你是39倍又如何?不说打你39倍,就打你是40倍吧,40乘上一个二十四块钱,那不还是九百六十钱?你在哪儿来的一千(重音、拖长音)块钱?”
  (提请裁判注意:以上双方辩友论战的主题是模糊数学)
  赵叔叔:“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讲话!我和你说,比如讲,去年九月份某某事情,到今年八月份,过了年了吧?对不对?那我们也讲‘那事情啊,都过去一年多了’,要依你,那我非要讲那事情还没有一年,只有十一个月’,你讲对不对?过着年就算一年了啊!我还真非要讲清楚它是十一个月啊!”我爸爸:“你大错特错了!过年是风俗习惯嘛,所以实际上不到一年,也按一年算,钱不一样啊,哪个规定讲一千块钱就是整的?一千块钱做整不行啊?”
  ...........
  (提请裁判注意:以上双方辩论中心是民俗学以及语法分析)
  赵叔叔:“不管怎么讲,是一千也好,不是一千也好,我一个月工资奖金加一块就只有一百多块钱,就只能买到30斤螃蟹,我原来一个月虽然讲钱少,只有24块钱,那我也买的到240斤螃蟹,这说明虽然钱涨了,不如物价涨的快,生活水平还不如以前!”我爸爸:“你家里难道就光吃螃蟹过日子啊?要是你家光吃螃蟹,那我还真承认!你算算看,米、面、煤、自行车、手表那时候多少钱,现在多少钱?你算算你可是真吃亏了?讲一个最简单的,那时候你就是有钱,也买不到东西吧!?”   ........
  (提请裁判注意以上双方辩友论战焦点转移到政治经济学)
  看见了吧!我父亲和这些家伙有事没事就唧唧歪歪长篇大论也不管别人受的了受不了!我的少年时代就是这样,《钢铁是怎样练成的》? -------《童年》,《我的大学》,《在人间》!整个苦难三部曲啊......所以我一直对于“第一个敢于吃螃蟹的是勇士”这种无聊说法嗤之以鼻,我坚决认为,敢到我家吃螃蟹的,不管他是第几个,那都是牛逼人物。(有不服的没有,不服的赶紧给我站出来!)
  特遗憾仅仅凭借文字记录无法真实的多方位再现我父亲以及众多辩友的风貌,尤其是肢体语言。我父亲的习惯动作是举起手臂,开始很高,像是宣誓:我谨宣誓我所说的一切都是为了抬杠,然后随着抑扬顿挫的声调,菜刀般的手掌斩下举起斩下举起,很多对手就被他这样豪迈的劈杀吓破了胆。另只胳膊幅度较小维持身体平衡的晃动着,远远看去,像是乐队指挥!前文的赵叔也有经典动作,他的动作是坚强的伸出食指,或者中指(!!!),贴近自己的鼻子,一节一节戳向对方,每说一句,胳膊急促有力的打开一节,直到指头的位移从自己的鼻子到达对方的鼻子。别的不好说,现在按照咱们论坛的板砖标准,拿着中指持续不断的示意,似乎属于不太合适的行为。幸好我们当地也没有人认为这是一个不礼貌的手势。大家的共同点就是发出所强调的重音和拖长音的字词时,会有一个弯腰的动作,尤其是“说~~~~到~~~~底~~~~”如何如何的时候,身体能弯成一个C,注意,不是小日本直不愣登的鞠躬,而是柔软的,渐渐而又不可抗拒的弯下,似乎借着这样大幅度全身的动作,把肺部的空气挤出,来尽量的延长这个足以让辩论对手和听众折服的字词,“说~~~到~~~~底~~~~~...”,真的是个说到底!
  写了这么多,读者朋友或许会以为我老家的这种辩论相当没有规则,其实不然。比如说输赢吧,大家都有默契的。通常有三种情况可以判定一方输了:第一是陷入循环论证:因为A所以A。这种情形我们一律简单概括为:强词夺理,虽然我小学三年级失学的父亲没有学过形式逻辑,但是他坚信“‘因为我对,所以我对’-----对他个妈妈!”,而且围观的群众,对于提出因为下雨所以下雨观点的辩论者也会报以热烈的哄笑。第二,是急了,开始骂脏话,这种情况极少极少,如果出现,骂人者会被大家嘲笑,而他的对手一般也不会生气,而是觉得获得很大的荣耀,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能把对手逼到这种丧心病狂的境地。第三种就是我父亲常用的缴械投降式:大度的承认自己错了,并且连续不断的称赞对手知识渊博等等,这样对手的精力主要就放在了连续不断的谦虚,我父亲大概就是籍着这种方式消解自己的郁闷吧。
  想想看,从这种浓厚乡土特色的文化中走出的我,该是多么多么热爱抬杠!事实上我在家里的主要对手就是我父亲。开始的父亲是不屑于和年幼的我争论的,他知道有种武器叫做“黑武器”(核武器的发音,家乡土话听起来就是‘黑武器’,我上了初中才正确的学会了重元素裂变、轻元素聚变弹的通称)而我不知道,他知道世界最高山峰是“猪不打马蜂”(这座以哺乳动物和昆虫之间和平关系命名的山峰困惑了我很久),最让我到现在都疑惑的是,那时候,我小学四年级毕业的父亲,已经正确的知道:细菌和病毒并非同一种类的生物!
  我的父亲,上班,挣钱,养家,替我交学费。闲来继续他和邻居的抬杠。
  然后我升入了中学。
  再后来,我的父亲渐渐在知识方面有些力不从心;再后来,学过所谓数学归纳法、反证法的我,就慢慢懒得和什么也不懂,就会胡搅蛮缠的父亲辩论了。父亲已经不再是对手,最多是验证新式武器的靶子。
  这个时间应该很长很长,是渐渐发生的,但是现在想来,很短,很短,就像是一刹那,我的父亲从无所不知的偶像,变成了唠叨、愚昧的辩手。我似乎是从小就习惯了用嘲笑的口吻调侃他的漏洞,用一两句所谓的名人名言来反衬他的无知
  我的父亲,上班,挣钱,养家,替我交学费。他抬杠的次数明显减少。
  有时候渐渐说不过人家的时候,想起他的儿子,我,希望能从受过“高等教育”的我这里,得到一点帮助,我总是用嘲笑的态度看着他和邻居的“辩论”。连邻居带他一起,轻松的打倒。
  他象驮着他每天上班下班的那辆永久车一样,慢慢变得摇摇欲坠和灰蒙蒙的。我直到高中的某一天,才突然发现父亲老了。那是一个冬天,父亲从浴室中寒战连连的走出来穿衣服,我一瞬间没有认出这哆嗦着的佝偻的身体,是曾经笔直站立,一掌一掌有力劈下,和人论战的父亲。这时门突然被寒风吹开,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失控般的冲上去,紧紧用他给我的年轻身体温暖他。这是我上小学他不再拥抱我后,我首次主动拥抱我的父亲。我很惭愧,那天我哭了,眼泪吧嗒的掉在父亲不再宽阔的肩头。我惭愧不是因为我哭,而是纯粹的惭愧,面对父亲的惭愧。男子哭泣是很软弱的表现,不过我并不后悔,我后悔的是我对父亲无数次的无理的抢白、沾沾自喜于知道他不会发现的诡辩、和我举出一大串外国人名时父亲茫然黯淡的眼神。我真他妈有病!现在想输给父亲一次,已是不可能。父亲已经不再喜欢辩论,无论我说什么,他都微笑着说:“好,好,我的儿子真了不起”。我才是唠叨、愚昧的人!我才是什么也不懂,只知道胡搅蛮缠。真正了不起的是我的父亲,仍然只是我的父亲。如果不是他气喘吁吁的支撑着整个家,我去和西北风抬杠去吧!
  今年过年回家,正月全家出去玩了一次。我和母亲在寺庙前拍照的时候,我突然发现父亲不见了。仔细寻找了一会儿,居然发现我的父亲在和求签的和尚抬杠。这实在是太过分了。和尚和他都有点面红耳赤。询问之下,原来是不信鬼神的父亲为我求了一根前程签,不幸是下下签,父亲恼怒的和解签的和尚争论起来,非要人家把下下签解成上上。和尚对我诉苦说,干了十多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纯粹抬杠的!父亲求救的扭过头看着我,将四句印着半通不通卦辞的黄纸片递给我,他知道,我会“算术鬼拿法”,还会“反正法”.“反正我儿子不能是下下签”,他嘟囔着。
  “嗤!”的,我不加思索的将这格尔迪奥斯纸片撕个分碎,从钱包里掏出一百元钱,对和尚说:“再来十把!”干了十多年求签这种封建迷信勾当的和尚没有见过如此父子!结果很好,我求出的十个卦辞中居然有两个上上签,其余的中下、下中我全部撕碎了,顺手扔进垃圾堆。“爸爸,你给我求的是上上签,而且,是双份的!”我低下头对爸爸说。
  走的时候,父亲担心的看着庙宇里高大庄严的释尊象,有些担心的问我:“不会...不会得罪菩萨吧?”
  “你还怕他!?”我对父亲笑了,“你有儿子,他有么?”父亲也笑了 。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