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ygqingchun的博客

高中语文教师的快乐天地。

 
 
 

日志

 
 

父亲系列作文  (转贴)    

2007-04-26 16:35:02|  分类: 父亲作文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近日心情如夏日的潮水澎湃激荡,心神不定。梦里的母亲和现实中的父亲都让我自惭形秽,无地自容。

夜深人静,思绪乱飞的时候,常常会出现我和父亲在自家自留山(自留山:南方一带,国家给农民留的一块可供农民自家支配的小山林。)里或是悠闲散步;或是牵手疾驰的身影,身边的一切事物都在离我而去,越来越远。现实中明知那不是真实的,冥明之中这中幻觉却不断浮现,仿佛是我的影子永远扔不掉,抛不掉。

至于为什么那样,我想是有原由的。

父亲的岁月和我一样,天天的累积,天天的增长。我,慢慢长大,由幼稚变的成熟稳重。而他?却---慢慢的老去,如缺油的马灯渐渐缩小,渐渐远去。

于是他喜欢上了我家那块自留山。老了之后的父亲越发不喜欢独处,“游山玩水”没有一个伴对他来说是孤独的,是残忍的。自然我就成了父亲最亲密的朋友,最忠实的听众。

  (二)

自留山如一块一斤的长肉条,有高有低;有凸有凹;有生有死;有生命的印迹。它或是一片败迹,或是春意盎然,或是葱葱郁郁,或是金黄一片,或是败叶烂枝层层叠加,如诗如画美伦美奂。

林中树不是清一色的,有松树,有柏树,有杨树,有香樟树---树很多很杂简直就是树的家园。

林子分三个台阶。由上而下,花草树木由矮到高,由小到大,由嫩到老,很是奇妙似乎有着微妙的潜在的规律,就像人的一生。父亲很钟爱这块土地也许与这不无关系。

最上头为第一台阶,尽是些幼嫩的矮树,一片松散,懒洋洋的气息。也许是不必为缺少阳光而奋斗的天生优越感才使它们导致现在的状况的。中间层的树竞争最为激烈,就连素日不爱抛头露面的茅草也长的有人来高,其中也不乏另类来凑热闹。结果是绿压压的一片,抢不到日光的树或草只好纷纷低头从事地下发展或者从此消去“与世无争”。最后一个台阶也就是我和父亲经常来的地方,那里是松树的天堂。树很大很粗,威风凛凛,俨然是一各各活生生的精灵。不用质疑它们成为了我家自留山的象征,若没有它们恐怕贼会把小树苗都偷走的,自然而然它们又成了那些小树的替罪羊。于小树是蔽护神,于整个林子是中流砥柱。

  (三)

有一次,年少的我用随身携带的小刀把身旁一棵树的皮一层一层的削去。父亲见状用从未有过的方式打了我一巴掌。那也是父亲打我最凶最狠的一次,我也由此知道父亲对于树是怎样一种感情。

每每和父亲坐在林子对面一块小青石上,看着他似乎永远不知道疲倦的盯着那写树的眼神,我渐渐的明白父亲对于树是多么的钟爱,他对它们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却仅知这些而已---

“人死了之后,最终要变成草,变成书是个永恒的规律”这是父亲步入老年之后常说的一句话。我们是可以理解一个即将去了的人的心里感受的,不必说他们怕什么。

(四)

一天天时间在永不知疲劳的不停的轮回,不停的向前,我逐渐领悟了父亲那忧伤的眼神。

他的一生就如这林子,他一生都在走这林子。

母亲病逝之前说过她要和父亲一样用自留山的树做棺材。

昨晚我又做了一个梦。梦见母亲变成了一棵树,父亲说他要和母亲一样,他们原来就是一棵树---

醒来,发现父亲那佝偻的身体又倚在门口,叫我看林子---
(五)
父 亲 的 爱



父爱像什么?

父爱像大山,深沉而又伟岸;父爱如海,宽阔而又无边……其实,父爱最准确的阐释是:父爱如禅。

记得那是我小时候的一件事儿了,至今我还历历在目。有一天夜里,我突然感到浑身不舒服,也不知是什么滋味儿,就是难受这!我赶忙起身,叫醒爸妈,说:“爸妈,我浑身不舒服!”爸爸摸了摸我的头说:“好像有一点温度。”妈妈立即拿来一个温度计,量了量。爸爸拿出来一看:“呀,40度!”天哪,吓了我一大跳!爸爸二话没说,背起我就直往医院跑,一路上,爸爸差点儿被石子绊倒,然而,爸爸又坚强地跨过去。刚到医院,爸爸就叫来医生为我挂吊针,我则趴在爸爸的腿上睡了一觉,我还做了一个梦,梦见我们一家在内蒙古大草原上欢乐地骑着马儿……后来,我才知道,爸爸为了守着我,眼睛一夜也没合,顿时,我热泪盈眶!

还有一次,我写完作业,洗漱完毕,便上床睡觉。就在我将要睡着的时候,忽然听到房顶上有响声,我开始害怕了:半夜三更的会是什么呢?这时候,在我脑海里浮现一个字-“贼”,我壮着胆下了床,来到了爸爸妈妈的房间,战战兢兢地说:“我那屋顶上有贼,我害怕。”爸爸说:“不可能吧”,然后爸爸把我揽在怀里,紧紧地握住我的手,给我讲故事,讲着讲着,他就睡着了。就在这一刻,一股暖流涌上了我的心灵深处。第二天,我终于明白了,原来是风吹瓦片发出的响声。虽然是一件小事情,却使我真正体会到了父爱的伟大!

父爱,的确不像母爱。母爱,是在困难时给予你安慰!而父爱,却在困难时给予你勇气,但常常被人误解和忽略,但他们却无所谓!这种父爱爱得很细致,爱得很深沉,也爱得很真实。父爱就是这样,用爱指引着儿女们的人生!我爱你,我最亲爱的父亲!

(六)
我的父亲是一位农民,他很普通。父亲用一种特殊的方式,使我感到了他对我的爱。这种爱,既广阔无边,又深刻细腻,我每次想起父亲对我的爱就心潮澎湃。

那是我刚考上市内的中学的时候。父亲送我去学校。虽然路并不远,但是父亲执意要送,我只好同意。路上,太阳当头照着。好热!我望了望父亲:脸,酱紫色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头上的草帽已摘下来,稀稀落落的头发紧贴在头皮上。“萍儿,歇会儿吧!”父亲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两个鸡蛋。“爸爸,您吃吧。” 我推了过去。“爸爸有……这里有……”我接过鸡蛋,找了个阴凉处。父亲在离我不远的地方蹲下,他那长满胡须的下巴随着嘴的翕动一动一动。我留意地把目光投了过去。我看见了什么?“土豆!”我不由得喊了出来。“这……好吃吗?“好吃……”父亲含含糊糊地掩饰着。啊!父亲,您每天辛辛苦苦,既要忙外面的工作,又要照顾长年生病的母亲,眼看着周围的邻居都富裕起来,而您为了供我们兄妹上学,为了让我们吃好穿好,却这样苦着自己……我心里涩涩的,说不出一句话。

学校到了。我说:“您回吧。”“哎,萍儿,好好学!这30块钱先用着,过几天我再来。嗯?”父亲说着,从口袋里摸出几张皱皱巴巴的钞票塞到我手里。啊!手,父亲的手!那是怎样的一双手啊!青藤似的血管,竹枝似的干枯的手指。粗心的我,竟从没有发现父亲竟然瘦得这么厉害。父亲,您的话不多,有限的话语也没有什么深刻的道理,但您给予我的爱却是这般广阔无边,这般深沉细腻。

父亲,您放心吧!您的心,我懂。

(七)
父亲的爱
(美)E·Bombeck
爹不懂得怎样表达爱,使我们一家人融洽相处的是我妈。他只是每天上班下班,而妈妈则把我们做过的错事开列清单,然后由他来责骂我们。
有一次我偷了一块糖果,他要我把它送回去,告诉卖糖的说是我偷来的,说我愿意替他拆箱卸货作为赔偿。但妈妈却明白我只是个孩子。
我在运动场打秋千跌断了腿,在前往医院途中一直抱着我的,是我妈。爹把汽车停在急诊室门口,他们叫他驶开,说那空位是留给紧急车辆停放的。爹听了便叫嚷道:“你以为这是什么车?旅游车?”
在我的生日会上,爹总是显得有点不大相称。他只是忙于吹汽球,布置餐桌,做杂务。把插着蜡烛的蛋糕推过来让我吹的,是我妈。
我翻阅照相册时,人们总是问:“你爸爸是什么样子的?”天晓得!他老是忙着替别人拍照。妈和我笑容可掬地一起拍的照片,多得不可胜数。
我记得妈有一次叫他教我骑自行车。我叫他别放手,但他却说是应该放手的时候了。我摔倒之后,妈跑过来扶我,爸却挥手要她走开。我当时生气极了,决心要给他点颜色看。于是我马上再爬上自行车,而且自己骑给他看。他只是微笑。
我念大学时,所有的家信都是妈写的。他除了寄支票以外,还寄过一封短柬给我,说因为我没有在草坪上踢足球了,所以他的草坪长得很美。
每次我打电话回家,他似乎都想跟我说话,但结果总是说:“我叫你妈来听。” 我结婚时,掉眼泪的是我妈。他只是大声擤了一下鼻子,便走出房间。
我从小到大都听他说:“你到哪里去?”“什么时候回家?”“汽车有没有汽油?”“不,不准去。”爹完全不知道怎样表达爱。除非------
会不会是他已经表达了而我却未能察觉?

(八)
感受父爱
郁闷的最后一节课,伴随着老师的语声不绝和空中的雷声不断,郁闷的进行着。引领望望窗外,飘泼大雨正无情地摧残着大地,耳畔响起了同学的小声议论——他们害怕大雨!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如坐针毡。远望着校门口的一排排黑色的轿车,我很焦虑,多么希望他不要来啊!
老师在讲台上讲些什么已记不清楚,事实上是根本听不进去,再次望望窗外,还好,他没有来。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致命的下课铃响了,我一拎书包,飞一般地冲出教室,一头钻进茫茫的雨帘中。雨水迅速地从头顶直浇身上,但我很庆幸,庆幸他没有来。回头看看校门口,同学信一个个钻进温暖宽敞的小车里,马达的声音渐渐地盖过了我的思绪……“儿子!”一声惊雷把我从“梦”中惊醒,这熟悉的声音……不!循声望去,他来了!他手上撑着一把旧伞,扶着一辆老爷自行车,车上的锈迹像他脸上的皱纹一般,满无规律。他脸上带着微笑,尽管很慈祥,但我觉得一身的不自在。“爸爸来迟了,对不起,快带上伞,爸爸送你回家。”他慢慢地说。身旁开过一辆又一辆的小轿车,我感觉得到,车里的同学肯定在用鄙夷的目光注视着衰老的他和破旧的自行车。我的脸感到了火辣辣的烧痛……他似乎知道了什么,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破旧的五元纸币,小心翼翼地递给我,“我还有事先走了,你自己乘车回家吧。”说完,就跨上车,伴随着“吱嘎,吱嘎”的声音消失在雨帘中。他站过的地方,只有密密匝匝的雨滴和两个还在冒烟的烟头,我知道,他是从来不吸烟的……

一股热流冒上心头。有人说,倒立可以使泪水不流出来,但我的泪水已无法控制,迷糊了两眼,他是我的父亲啊!寒酸改变不了深深的父子情啊!我飞步上前追上父亲,紧紧地和他拥抱在一起,两颗火热的心融化了一切……

(九)
【父亲·印象】父亲印象


那一年的冬天特别的冷。特别冷的冬天下了我生命中最大的一场雪。那一年十一岁的我读初中一年级。一个人,在离家几十里外的小城里读书。
脸冻的像红萝卜,没有围巾,没有手套,脚趾也很快生了冻疮。我每天把所有能御寒的衣服全套在身上,走在冰天雪地里,像一只臃肿迟缓的熊。虽然总是走的小心翼翼,可还是踉踉跄跄的招来小朋友嗤笑。看着那些城里的同学有父母接送着呵护着上学下学,心里的羡慕和酸楚油然而生。当看到立在巷口的父亲时,我飞扑过去。哇的一声哭出来。
父亲带着哭的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我去小饭馆吃了“辣糊汤”,然后把我送到巷口,看着我往学校走。我想我迈动步子时一定是不舍的看了他一眼吧。父亲回视我的目光里一定有疼爱,更不乏鼓励。于是,年幼的我又颤颤巍巍的走在冰天雪地里。露在衣服外的手在寒风里像无数把刀子的凌迟。耳朵和鼻子很快都没有了知觉, “辣糊汤”的热力并不能持续太久,天气实在是太冷了。
我把脖子缩进衣领里,再把手插到外袋,还是感觉风从每一寸裸露的皮肤刮着我,于是我把自己缩得更紧了。地上到处是车轮轧成冰的雪,没走多远,我就摔了一跤。父亲在后面喊:不要把手插在口袋里!
我爬起来继续走,心里开始恨恨的,父亲完全可以送我去学校啊。风太大了,我很快又把手插到衣服口袋,走不远就摔了一跤,可能是心里憋屈着,这一次摔得我坐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也不回头望。父亲跑上来:“你把手拿出口袋,大大方方地走,还怎么可能跌跤?”我犟着一口气。父亲扶起我,语重心长:“我不能代替你去上学啊,就是我今天送了你,你不还是要自己上学吗?我和你妈都不在跟前,你和别人不一样,你不能有依赖思想,就只能一个人走。别畏首畏尾的,甩开手,保持身体平衡,大大方方地走!”

这便是父亲教给我印象最深的第一课:“别依赖,一个人走!”
关于那个“离别的巷口”,还有一件事:父亲照例在巷口跟我分手,我去上学,他往车站去坐车回家。走了几步,我照例回头看父亲,父亲紧跟在一辆三轮车后面,手里拿着一包一眼就看出是三轮车上的货物,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的父亲怎么可能会“偷”别人的东西呢?我呆在原地,接下来我看到父亲一直跟着那辆三轮车小跑,直到把那货物还给了车主并且帮着把车子捆了扎实。
很多年后,我在公交车上将座位让给需要的人时父亲总是别过头去,脸上是欣慰而自豪的笑。而我总故作看不见,想起的却是父亲当年在巷口追赶三轮车时的样子。

父亲作为一家之长,有很好的信息把握能力,他引进良种,广泛种植农副产品率先成为方圆几十里第一位万元户,并第一个盖起了楼房,买了私车;父亲作为一场之长,乐于助人大公无私,他带领大家脱贫,让农场率先在同系统中走向小康;父亲在政治生涯中,不掺与争斗,与人为善,和气生财,奶奶过世时,十里八乡的人举殡送葬;在他现在的寝室门上方,还悬有“松鹤朝阳”的匾额,那是他退还农行错付的款项后,农行领导给予的赞赏;逢年过节时,家里堆积的土产家禽是乡亲给予他公正清廉的褒奖;父亲对亲友一视同仁,资助弱寡,不吝慷慨解囊……

父亲习惯在农场里呆着,很少到别处。年前到我这住了几日,总见他心神不宁的样子,问了母亲,才说是“怕住久了打扰我工作”。我试着宽慰他,可他还是执意回去。只是走时,摸到墙角,把那瓶喝的还剩下三四两的“竹叶青”装进了包里。嘴上孩子样的笑:“这酒是俺闺女孝敬地,不能糟蹋啦。”其实农场的家里几百元的酒他都不喝了。
偶尔工作忙,一段时间不打电话回去,父亲就打来电话,总是小心的先问“最近怎么样啊,是不是有什么事啊,怎么好长时间不打电话回家了啊”,我随口说:“没事没事,就因为没事才没有打电话回家。”话筒那边便有了片刻的沉默。
慢慢的,发觉到父亲电话里的语气词越来越多,而口气也越来越有了讨好似的附和。有一天,翻看张爱玲,听她幽幽地说,“父母老了,就好象有些怕子女似的”。我一下呆住了,内心伤感得痛。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