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ygqingchun的博客

高中语文教师的快乐天地。

 
 
 

日志

 
 

是是非非王熙凤-周思源 吕启祥 丁维忠  

2007-04-26 14:55:02|  分类: 百家讲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主讲人简介

  2003年6月25日《百家讲坛》播出《新解〈红楼梦〉》大型系列节目,北京语言文化大学汉语言文化系周思源教授、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吕启祥、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丁维忠共同为您讲述《是是非非王熙凤》,敬请关注。

  内容简介

  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塑造王熙凤是基于怎样的考虑?

  她在贾府中处于什么样的地位?

  我们到底应该如何看待王熙凤?

  王熙凤是贾府中普通的管家婆,还是实际当权派?

  在对待宝黛钗三个人之间的纠葛上,王熙凤是真站错了队,还是另有所图?

  她是怎样的一个人?

  三位红学专家主要观点:

  1王熙凤是《红楼梦》中最生活化、最生动、最丰富的一个形象。

  2王熙凤最显著的性格特点:“五辣俱全”,即香辣、麻辣、泼辣、酸辣、毒辣。

  3王熙凤是贾、史、王、薛四大家族中首屈一指的“末世之才”。

  全文

  主持人: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今天我们请来了三位专家,只谈一个人物,王熙凤,那么我先向现场的朋友们,介绍我们三位红学专家,这位是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吕启祥先生,大家欢迎。坐在我右手的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丁维忠先生,左边这位是北京语言文化大学,汉语言文化系教授周思源先生。

  那么王熙凤这样一个人物,曹雪芹就把她描绘得非常地有趣,那么曹雪芹怎么样多侧面地展现凤姐的人物性格呢?我们先请吕先生给我们大家讲一讲。

  吕启祥:朋友们好,很高兴有这样的机会,跟大家交流、向大家请教。因为大家都知道,《红楼梦》的男主人公,当然是贾宝玉,女主人公来说呢,第一女主人公应该是林黛玉,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比如我们说作家写黛玉、宝玉这些人,可以说较多地寄托了他的理想,比较空灵一点。但是如果从另外一个角度,凤姐这个人物更多的是来自于生活,她的鲜活、生动,恐怕在《红楼梦》里面是数第一。从这个意义上讲很多人都说红楼梦里面写得最好、最活的应该是王熙凤。像红学前辈王朝闻先生,论凤姐专门有一本书《王熙凤论》,40万字之多。所以我想,凤姐这个人物真是好像要从我们面前活跳出来一样。红学前辈王昆仑先生,他在40年代写的一本书《红楼梦人物论》里头,有一句,可以说是名言吧,就叫作:恨凤姐,骂凤姐,不见凤姐想凤姐。这个是从《三国演义》那里来的,说是恨曹操,骂曹操,曹操死了想曹操。那么王昆仑先生的《红楼梦人物论》应该说是很经典的,我们作为后辈,看他这本书是受到了很多的启发。今天可以说,还在王昆仑先生人物论开辟的这样一条道路上,来分析、来认识《红楼梦》里的人物。为什么这个人物会令人不见凤姐想凤姐,里面有很多道理,有很多社会的、审美的、各方各面的道理。也就是说她的辣,不是一个很单纯的一种味道,应该说是一种复合的。这个我想周先生有他很精彩的见解,有一个五辣俱全的见解。

  周思源:贾母在黛玉进府的时候说她凤辣子,这个辣字概括得更准确,当然这个辣和我们光吃辣椒的那个辣还不太一样。里边有时候在不同的场合和时间、时空条件下,他加入了不同的作料。因此王熙凤为什么值得我们中国最有名的美学家王朝闻先生,为她写了一部40万字的专著,在我个人的阅读范围内,这在全世界恐怕都找不出第二个人。为一个艺术形象写一部专著,而作者是一位一流大美学家。由此就可见,王熙凤这个人物的复杂。所以她这个辣,不是一个简单的,辣椒的辣,所以我给她概括成五辣俱全,就是香辣、麻辣、泼辣、酸辣、毒辣。香辣这个最典型,刚开始出现的时候就是黛玉进府,她拉着黛玉的手,说了一大通好话。后来她就说最重要的你得让老太太高兴。所以她常常用这种香辣的话,让人听了很舒服,但是有时候,就透露出来不太真诚的一面,就是在做戏,用咱们现在的话来说,在做秀。而这个香辣呢,有时候让人听得很舒服,麻酥酥的,进一步就演变为麻辣,就能够对人起了一种麻痹的作用。比如说,贾母就是第一个受害者,贾母就是常常被她的香辣,哄骗得信以为真。

  而这个当中受害最厉害的,受麻痹的谁呢?是尤二姐,尤二姐之所以会被王熙凤骗入府中不得脱身,最后被害,关键之处她就是听了王熙凤的,这一通好话,她以为王熙凤真是很同情她,因为自己不能生育等等。结果尤二姐一想,你这个正室,她本身是侧室,是妾,这么真诚地来请我进府,我能不去吗?那一番话,假话说得比真话还要真,王熙凤讲的时候非常真诚,打动人。因此,尤二姐在关键的一招上,出了错了,她进了贾府以后,她就出不来,她就处处受制,最后是被迫自尽,这个就是什么呢,就是王熙凤由香辣,说的甜言蜜语 ,花言巧语,让尤二姐上当,麻痹,这个香辣就变成了麻辣。

  泼辣最大的代表作,那就是协理宁国府,这个地方看得出来,王熙凤确是才干过人,女中豪杰,说她是脂粉队里的英雄,那是毫不过分的。那么泼辣下面,就是酸辣,酸辣在好几件事情里面,都可以看出来,回目里面就有,照理讲贾琏,不论是跟鲍二家的,或者是跟尤二姐等等,像这种事情,应该说,王熙凤她本来处于一个被损害的地位,她的丈夫和别的女人有外遇嘛,她本来应该处于一个被损害、被同情的地位。因此她的酸辣,本来有值得同情可取的一面,问题是什么呢?问题是王熙凤做得太过分了,她是把人置于死地,而且是想尽各种办法,因此这个酸辣就发展成为毒辣。所以总的说来,王熙凤为什么成为整部《红楼梦》当中,这么一个特别突出的艺术形象,为大家所喜爱,琢磨,而且她很难琢磨透,你很难说透她,就是因为这个形象本身,她是非常复杂的,她是多侧面的,是立体的。

  主持人:周先生一说起五辣来,兴致颇高,好,那下面听听丁先生的高见。

  丁维忠:凤姐这个形象,确实在《红楼梦》里最生活化、最生动、最丰满是一个形象,她和贾宝玉等于是两极。贾宝玉是最理想化的一个形象,他的许多言行,在生活当中你很难找到,对不上号,为什么呢?因为贾宝玉是作者高度理想化的一个人物,他整天在内帷厮混,整天在女儿堆中生活,这一点,所以你就找不到,即使历史上也找不到,这样一个人,但是凤姐正好是例子,她是最生活化,可以那么讲,《红楼梦》里如果没有凤姐的话,那么它的篇幅就得要去掉二分之一。另外就是在众多的人物当中,如果少了王熙凤这样一个人物,人物的架构就会坍塌,如果在可读性,在艺术魅力来讲的话,没有了王熙凤这个形象,那么《红楼梦》的可读性,要去掉三分之二,就没有多大的读头儿。就是说在描写王熙凤的篇幅上,跟描写宝玉的差不多,篇幅上两个人旗鼓相当,但是读宝玉的这个段落,我们得特别费脑子,一般的人读不懂,这里边太深奥,有许多哲理性的东西,许多浪漫的,许多理想的东西。但是读王熙凤的段落,人人都读得懂,而且人人都感到特别感兴趣,特别生动特别有意思。她是最生活化的一个人,所以她的可读性,《红楼梦》的可读性,应该说三分之二来自王熙凤这个形象,所以如果没有王熙凤这个形象,《红楼梦》就不成其为《红楼梦》,那么为什么曹雪芹塑造王熙凤这个形象,那么成功、那么生动、那么丰满呢?她其中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啊,王熙凤这个人是一个有生活原型的人,王熙凤实有其人,而且生活当中的王熙凤,《红楼梦》的评批者,脂砚斋、畸笏叟他们,对她很熟悉。《红楼梦》写到王熙凤的许多章节,许多地方,脂砚斋和畸笏叟就批:像极的是阿凤,有的地方说,的是阿凤口角,就是说话,确实是阿凤的口角;有的地方说的是阿凤身段,身段也是生活当中阿凤的;的是阿凤做法。

  在那个弄权铁槛寺,王熙凤不是说了一句话,说是我是从来不怕阴司地狱报应的,什么狠心的事都做得出来。这个在脂评有一句话,批书人深知卿有是心,这是脂砚斋的评。脂砚斋说:我很深的知道,生活中的凤姐确有这个心思,根本不怕阴司地狱报应,有这么一个生活原型,所以她给作者提供了这么一个很丰富、 很生动的生活基础,而且生活当中的王熙凤跟脂砚斋、畸笏叟等等非常熟悉。有一次,生活当中的王熙凤点戏,脂砚斋还为她执笔写戏目。那么这两个人的关系就很近了,女眷当中呀,女眷点戏,一个小伙子能够为她执笔写戏目,那这两个人的关系就非常近了。正因为生活当中,有凤姐这么一个实有其人,这么一个生活原型,给曹雪芹提供了,相当充实的生活素材。

  主持人:难怪脂砚斋说,《红楼梦》的事都是实有其事,并非虚构。不光是王熙凤,他有许多人物,脂评当中都透露了,他有生活原型。

  丁维忠:当然这是一个方面,提供了生活素材,作者要写好书,要塑造好形象,必须有深厚的生活基础,作为基本的条件。当然另外一条,曹雪芹是个大才,他塑造王熙凤,在艺术功力上,那确实是没有人可比的,这个我们接下去再说吧。

  主持人:我在看吕先生《红楼梦会心录》这本书里,您有两篇关于《红楼梦》的人物论,您说这个人物是以欲壑难填著称的,她要办事的话是不避锋芒、不择手段,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那么才干与居心也是密切相连的,您能不能用一些细节来说明她这个欲,体现在哪些方面?

  吕启祥:这样一个所谓凤辣子,我个人觉得这种外在的辣和凤姐内在的欲是联系在一起的,它是有一种有机的关系的。辣是形之于外能感受到欲是在她的内心来骚动。我觉得在今天我们看凤姐这个人物,对凤姐这个欲,我觉得要做点分析。我觉得过去说这个是披着蛇蝎外衣的美女蛇,你看她的外表彩绣辉煌,恍若神仙妃子,这么漂亮的一个女性,可是它有蛇蝎的心肠,如果王熙凤就是这样的话,那就不是凤姐。那么在王熙凤身上的,过去大家都肯定她的才干,这个大概都没有什么分歧,都觉得很有才,协理宁国府,那是浓墨重彩这样来写的。一致肯定她的才,但是一致否定她的欲,认为王熙凤这个人欲壑难填。我觉得在今天我们对于过去时代的,尽管她是一个文学作品中的人物,对于她的欲,我们要持一种比较审慎的分析态度。在王熙凤身上有种表现欲,非常想展才,因为协理宁国府是贾宝玉推荐的,推荐人是贾宝玉,当事人当然是贾珍,说外面的大事有人料理,内里是很混乱的,她受命于混乱之际。那么在这个时候,王熙凤心里怎么想呢?她非常想揽这件事,那么像这样一种心态,很想有一个舞台展现一下她的才能。那么我说如果一个人,一个女性,尤其在过去时代,有这样一个心态是比较稀罕的。所以在这一点上我觉得如果作为王熙凤来说,她只是想展才,只是想表现自己,想有个更大的舞台来展现一下她的治理的才能。我觉得这个没有什么错,这个是无可厚非的。如果她没有这个欲望就看不到这些精彩场面了,协理宁国府也好,其他这些属于她展才的场面都看不到了。所以在这一点上,仅仅是在这一点上是不应该完全粗暴地加以抹杀的。问题在哪里呢?问题在于王熙凤的这个欲,常常她是不能够节制的,她对于金钱和权势的这种欲望是无休止的,是无底洞。她对于金钱的那种贪欲,拿那个月钱,不光是苛扣下人的月钱,连贾母——王夫人的都敢苛扣,先不发,然后把这个钱拿去放高利,取了利息再把这笔钱发放出去。她惩治下人,那种是很苛刻的,拿着所谓香闺刑具,拿着一丈青来杵丫鬟的嘴。所以在这种地方呢,王熙凤的权欲,她对金钱和权势的贪欲就是说没有底。那么刚才丁先生也举了那句话,凤姐说,我是从来不信什么阴司地狱报应的,凡什么事我说干就要干,这段话并不说明她不迷信。不要误会,我觉得我们读作品的时候,要多想一想。并不是说王熙凤不信阴司地狱报应,就是不迷信,我认为不是这样的。王熙凤她也和世俗的女性一样,给巧姐起名呀,送痘神呀,这些她都是有的。她的那种利己、那种实用,到了那种登峰造极的地步,什么事情我说要行就要行,惟我独尊,我要行就行,说明她无顾忌,她没有后怕,她不留后路,什么事情都是赶尽杀绝,只是说明她这种欲,膨胀到这份儿上。如果说这个欲,合理地表现自己的才能,这应该是允许的。但是如果要危及他人的权益,以至于他人的生存,那么这个欲就非常可怕了,那就是洪水猛兽了。所以我自己是觉得《红楼梦》里的人物的意义,有的恐怕曹雪芹自己写的时候都没有想到。

  周思源:就是关于王熙凤的欲的问题,我觉得确实这个吕先生讲得很透,王熙凤她不仅仅是能干,而且她具有一些在当时广大女性当中所缺乏的女性意识和独立人格。这点在整个《红楼梦》这么多女性当中,只有两个人多少具有一点。一个是探春,探春是很明显的具有一种,我把她概括为期男意识,就是期望,她期望自己成为一个男人。她早说了,如果我是个男人,我早就离开这个家了。那么王熙凤虽然不如探春那么明显,但是在本质上她和探春是一样的,就是她希望自己能有像男人那样得以表现自己才干,施展才能的机会。

  最重要的就是表现在协理宁国府上,你看贾珍进来的时候那些女的都忙不迭地藏起来,你不能见到年轻的男主人,王熙凤是怎么样?不仅没躲,而且是款款地大大方方地站起来。当贾珍求王夫人请妹妹到我那儿帮忙的时候,王夫人心里没底,是悄悄地问她你可能吗?你行吗?还是轻轻地问她,还不敢声儿大了,不能让贾珍听见了,王熙凤说有什么不能的,讲得多么自信!这是一般女性在当时那种情况是讲不出来的,林黛玉也讲不出来,薛宝钗倒是能讲出来,但她不会讲,因为不符合道德规范,女人不应该如此露才扬己。所以王熙凤在这点上应该讲是很不简单的,王熙凤这个人物之所以这么禁得起琢磨,值得咱们的大美学家王朝闻先生为她写一本厚厚的专著,正因为这个人身上有很多你一时半会说不清的东西,她是把许多各种各样的色彩,各种各样的成分都有机地结合在一起,成了一个非常丰富多彩的艺术典型。

  主持人:如果王熙凤放在今天可能好多作法我们都会允许了。比如说她对贾瑞的这种设计,那么可能好多我们现实生活中的女性就觉得,这样一个坏男人,老打我坏主意,最后当然要置他于死地,解气。

  周思源:这个我倒想说点不同意见了,贾瑞的问题上我一直觉得,这个王熙凤做得太过分了,贾瑞不要说放在现在,就是搁在《红楼梦》当时的时代,他没出大错,贾瑞这么一个年轻轻的小伙子,他喜欢王熙凤这非常正常。而且贾瑞当时第一次在半道上截住王熙凤的时候,没有太出格的言行,他是试探呢,问题在哪呢?这个地方正好是反映出王熙凤不好的地方,王熙凤是有意挑逗。

  吕启祥:我插你一句,这过去有很多评点,王熙凤是主动的,说她是挑逗,这是什么呢?就是你刚才讲的就是度,做过了头了。王熙凤本来原来可以,因为王熙凤觉得按照封建道德伦理来讲的话,贾瑞这样做是很不好的,而且王熙凤认为是冒犯了她,所以王熙凤下决心要狠狠地治他,实际上王熙凤如果当时骂他几句或者对他非常冷淡,这个事本来就不了了之了。因此这个贾瑞之死,在红学界长期以来我认为都没有得到正确表现。王熙凤当时为了惩罚他,她故意带有一些挑逗性言论,使得贾瑞产生误解,因此贾瑞就进一步滑向深渊。

  丁维忠:给凤姐说几句公道话,凤姐毒设相思局,她出了那个点子,让贾瑞去入套,这个确实就过分了点。但是我们话得说回来,这里边就有许多作法不是凤姐的,是贾蓉和贾蔷干的。你比如说,把他关在夹道里边,冻了一夜。屎,马桶倒在他的头上,这都不是凤姐指示具体干的。是贾蓉、贾蔷两个人锦上添花给他加上的,这事王熙凤应该负领导责任。王熙凤她出了这么一个主意,这还不是最主要的,其中最主要的一点,大家都觉得王熙凤设这个计是要搞死贾瑞。这点是个误解,书上有一句话不能忽略,王熙凤跟平儿讲,她设这个计策是要迅即寻计令其改过,她还是希望他从新做人,她的出发点是给他出路的政策,她不是要治死他,她是想一个办法,让那个不知人伦的畜生改过错误,出发点是好的,结果效果不好,方法不好,再加上贾蓉、贾蔷他们一来,把瑞哥那个人又冻死了,死路一条。所以不能说贾瑞是凤姐有意把他给谋害死了,这个说法和原著有出入,为什么呢?就是不应该忽略,原著当中的每一句话,就是刚才我们讲的,凤姐和平儿说的那句话,她是设计让他改正,

  主持人:另外从贾瑞这方面来说,就是说他对凤姐有单相思也没有什么错,也很正常,丁先生为王熙凤洗了冤。

  吕启祥:关于这个毒设相思局,我是比较中庸一点,刚才我觉得有两个条件。一个凤姐模样极标致,再一个凤姐心机极深细,那么这个相思局,贾瑞因为过去都认为他是咎由自取。刚才周先生说,也不能这样讲,因为这个罗网是凤姐张设的,所以我觉得应该就是说要合起来才能造成这样一个后果。因为贾瑞明明知道,他就是我死也要来,他有这样的话嘛,死也要来。另外她对平儿还有一句话,就说这个东西不知人伦的东西几时叫他死在我手里,这也是凤姐讲的,所以应该说凤姐有相当的自觉性,她张设这个罗网,但如果贾瑞真是知过能改那也不至于造成这个后果,如果凤姐不是这么心计深细步步为营也不至于这样。

  主持人:另外就是在谈到王熙凤在宝玉和黛玉,宝钗他们三个人之间的纠葛上,宝黛钗,就是凤姐在处理黛玉和宝钗对宝玉的感情上,这个上面历来争论很多?丁先生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二,他到底起什么样一个作用?有的说她是好像向着黛玉远宝钗,有的说是反过来的。

  丁维忠:凤姐机灵了一辈子,是比谁都机灵,但是她犯了个错误,就是在宝黛爱情这个问题上,站错了队,立场问题,她就没有摸着贾母和王夫人是极力反对宝黛爱情的,这个很奇怪,这凤姐竟然一直就没有发觉这一点,结果她站错了队,她犯了错误。所以我说在书里有很多地方可以看到,凤姐对宝黛爱情,不能说支持,还是很热心的。一开始,喝茶的时候,她就开玩笑跟黛玉说,你既喝了我们家的茶,为什么不给我们家作媳妇呀,这就是她第一次,也就是凤姐很明确地挑破了宝黛两个人的关系。

  周思源:我有点不同意见,我们现在来讨论王熙凤这个形象,和宝黛钗的爱情和整个故事爱情悲剧的结局,我们必须注意前80回是曹雪芹写的,而后40回不是他写的,一般认为是高鹗,当然也还有别的意见。那么就是说后40回这个结局,设计的这个调包计,王熙凤设计的这个调包计,从前80回来看她是不可能的,从前80回来看,看不出贾母和王夫人对对林黛玉的态度有任何变化,她们态度是一贯的。我就想谈一点,在前80回可以证明,刚才丁先生讲到的,不过他讲到的一点,就是站错队了,那么也就是说这个站错队是体现在后40回,后面站错了,前面她没有站错,那么在学术界,在红学界里面,有的人也有这样的看法,认为在前80回,王熙凤就是向着薛宝钗,就是在排挤林黛玉的,这个看法我也不同意,实际上丁先生讲的意思也是,前头她并不是这样,因为我们看,贾府选择儿媳妇的标准,它有两个,当时贾母是这么讲的,她说模样、性格。模样好嘛,国公府的孙媳妇,那当然要经常接待外宾的,各方面的客人,模样好、性格好,你得上下左右关系,你得处理好。但是到底贾母倾向于谁,确实她从前80回来看,一直没有做最后决定,那么王熙凤在这个问题上的态度是怎么样的?她显然是倾向于林黛玉的,为什么,因为林黛玉只会作诗,不会做人,她如果成了宝二奶奶,那么将来,她是不会管好荣国府的。那么这个大权,掌握荣国府大权,能够从管理荣国府当中,谋取私利,王熙凤都可以继续进行。可是如果薛宝钗成了宝二奶奶,那王熙凤可就只能回到邢夫人手下当儿媳妇去了。为什么呢?因为薛宝钗非常能干。在前80回,王熙凤对黛玉一直是一种爱护的态度,她并没有偏向谁,至于后来出现这个调包计,这是不符合曹雪芹的原意的,但是曹雪芹原来写的稿子,到底是怎么个写法,我们现在已经不清楚了。

  周思源:就是说曹雪芹,很多的人物描写同西方古典小说,有非常共通的地方,比如就王熙凤来说,她有着非常丰富的社会容量和心理容量。吕先生是这方面的专家因为我看过您这方面的文章,您再给我们简单地说说。

  吕启祥:通过王熙凤这样一个人,家族内外的各种矛盾,都可以集中到她身上,家里不用说了,上有三层公婆,中有无数的叔伯、妯娌、姐妹,下有那么多的仆妇、管家、丫鬟、小厮,那么矛盾都集中到她的身上,像在一个火山口上,所以概括在王熙凤身上的矛盾,特别具有鲜明性和尖锐性,宝玉是将来的接班人要争夺,王熙凤是现在的当权派,所以就如同一只雌凤在冰山上,就是那幅画,那么同时呢,也因为这个形象是个当家人,所以有一些细节,比如说跟铁槛寺的关系,跟衙门的关系,惟有通过王熙凤这个形象,才能够升到社会上。别的艺术形象无法承担这一细节。我的意思就是说王熙凤非常善于揣摩对方心理,曹雪芹在这方面也是下了一番功夫,王熙凤在心智上怎么跟别人斗法,这个例子很多,就是王熙凤这个人有种“特异功能”。几乎就看到对方的心里怎么想,钻到对方的心里去了。

  一开始,林黛玉来了,王夫人说你弄点料子给你妹妹做衣服,她就没等王夫人开口说,我早就预备下了,其实没有预备。这里有一个脂评说阿凤欺人,那么王夫人很满意,觉得我才想到她就已经行在先了。那么这种地方就说明王熙凤欺人成功了,说明她非常会揣摩。王熙凤的心理活动,在中国古典小说里面,就我个人很有限的文献范围,我觉得一点都不比一些西方的名著。

  提问:刚才几位先生一直谈到的都是关于前八十回里面对凤姐的描写,然后有些很精到的分析,我想请老先生指点指点一下,大胆设想一下,后八十回以后,阿凤是一个怎样的结局?她的命运最后有一个怎样的归宿?

  周思源:我们在前面可以注意到有关王熙凤跟她结局有关的几个细节,一个就是尤二姐死了以后,贾琏曾经表示要为她报仇,而贾琏是很清楚,尤二姐是被王熙凤逼死,这是一个。还有王熙凤放高利贷,这个事情本身红学界有不少人都认为,这和后来抄家什么等等,都有很直接的关系。因此“一从二令三人木”,这个恐怕最后的王熙凤随着整个贾府被抄家,她被休,就是家族的败落,她个人的命运非常悲惨,可能就和这些事情会有关系。

  丁维忠:“一从二令三人木”,有各种解释,三十多种。我的理解是这样的,一从就是脂价讲的很明确的:主妇主谋,愚夫从命,这是琏凤夫妇的第一个阶段。就是凤姐英气胆大,贾琏怕老婆,惟命是从,只有从命的份,这是“一从”,第一个阶段。“二令”,凤姐到了后来,落到了冬天扫雪的地步,比丫头还要惨,在扫雪的时候,拾到了贾宝玉失去的那块通灵玉,叫扫雪拾玉,不是叫扫雪滑玉,那么这个阶段凤姐已经沦落到了被喝令驱使的这么一个地步,这第二个阶段,“二令”;“三人木”,“人木”是拆字法,“人”,单人加上木是个休字,她第三个阶段被贾琏给休弃,哭向金陵事更哀。所以“一从二令三人木”,概括了贾琏对他琏凤夫妇的三个阶段,正好概括了凤姐一生的三个阶段。所以在当时这样的女性,像王熙凤那样强的一个女英雄,在当时这种情况之下,在夫权、在宗法制度这种情况之下,她也只能是走上很悲惨的,哭向金陵这么一条道路。

  主持人:确实王熙凤作为一个作家塑造的人物,活灵活现、形神兼备是一个被艺术升华了的精灵,那么在书中对王熙凤的评价以及在书外都是褒贬不一的,而且几乎争论是最多的一个人物。在《红楼梦》书中,上至贾母,就说她是凤辣子,那么下到一个小厮兴儿,说她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那么就可见对王熙凤的评价,在书里面也是没有定论,我们今天也无法作出定论。那么总之王熙凤这个人物,是为中国文学史的人物画廊添了彩,增了角。那么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的讲座到这就结束了。让我们感谢三位到场的红学家。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