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ygqingchun的博客

高中语文教师的快乐天地。

 
 
 

日志

 
 

[转贴]选修《红楼梦》专题:景夺文章造化工:红楼语言(2-2)  

2007-12-01 19:31:05|  分类: 《红楼梦》选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周中明论《红楼梦》语言的美

《红楼梦》的语言美,首先,在于它的词藻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华丽鲜艳,相反它很朴素,跟日常生活一样朴素。这就美在从朴素的日常生活语言中,却表现了极为深广的社会内容,寄托了人物浓烈、丰满的感情,迸发出光彩夺目的斗争理想的火花。

《红楼梦》语言的清新而精深的意境美,并不是以哲理的逻辑的力量取胜,而是以它形象的、感情的力量动人心魄的。因此,崇高、纯洁、丰满的感情美,是《红楼梦》语言美的又一特点。

由 于《红楼梦》的语言具有巨大的思想和感情的容量,这就给它的语言美带来另一特点:橄榄美。用作家曹雪芹自己的话来说,是:”念在嘴里倒像有几千斤重的一个 橄榄似的。”(第四十八回)这是曹雪芹通过香菱的口,给王昌龄一首边塞诗语言造诣的评语,实际上恰好说明了曹雪芹自己在《红楼梦》中所追求和达到的这种语 言美的境界。什么叫”橄榄美”呢?这就是一字一句要经得起咀嚼,百读不厌,发人深省,耐人寻味,余香满口,醇美无穷。宝钗说黛玉听了贾母”不是冤家不聚 头”的话,便”都低头细嚼这句话的滋味……”(第二十九回)。黛玉读了《牡丹亭》,也是”细嚼‘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八个字的滋味”,”但觉词句警人,余 香满口”(第二十三回)。《红楼梦》人物口中一再出现的对语言要求能”细嚼”,有”滋味”,好”回想”,有”余香”,并”警人”到”心动神摇”,”如醉如 痴”,”不觉潸然泣下”,这显然都是反映了作家本人在这方面的努力和美学要求。

文 学作品的语言美,归根结底是形象美。离开了人物形象的塑造,再美的语言,也如同离开了泥土的花一样,终究是不耐看的,没有生命力的,不能动人心魄的。《红 楼梦》的语言美,正是在于他对人物形象的塑造上,表现了极大的能耐。在这方面,除了我们上面所说的意境美、感情美、橄榄美,都使人物形象大大丰满、提高和 有魅力以外,《红楼梦》语言,在人物形象塑造上,还特别富有传神美。

5、王朝闻论《红楼梦》语言的创造性与质朴性

只 有从语言的创作性与语言的质朴性的对立统一,才能正确理解《红楼梦》语言的卓越性,才能理解它那“词旨多寓篇外,刻于撰语,浑于用意”等优点,也就是传统 诗论所说的“触物以兴情”和“托物以寄意”等强调主观感受,以及用比兴方法来表现这种感受的优点。如果说李贺诗歌有用典过多,因而不免词意晦涩难解等缺 点,《红楼梦》的语言却没有这种和多数读者的审美需要相抵触的缺点,而具有内容含蓄因而经得起反复咀嚼的优点。例如早为脂砚斋所注意到的,本来回目是“秦 可卿淫丧天香楼”,后改为“秦可卿死封龙禁尉”那一章里的一句白描。这句白描写的是秦可卿的死讯在贾府引起的反应:“……彼时合家皆知,无不纳罕,都有些 疑心”,表现了那叙述性的语言具有内容含蓄的优点。脂评指出:“九个字写尽天香楼事,是不写之写。”当然,如果断定这九个字是写尽了公公贾珍与儿媳秦可卿 的秘事,那未免是过分夸大的说法。但也不能否认,这“纳罕”与“疑心”,对于宁府突然事变在贾府诸人精神上的反映,以及他们对贾珍与秦氏之间,那种超越翁 媳关系的风闻、猜测和看法的描写,是既含蓄而又准确的。这种描写,对于并不粗心的读者来说,倘若会引起一种“为什么”的疑问,应当说也是一种可取的艺术手 法。对于不单单想读故事,而且乐于从中有所发现的读者的审美需要来说,这九个字就是一种富于表现力和鼓动性的语言,也就是继承和发扬了传统文艺里语言的优 点——“意在言外”。

我 觉得《红楼梦》的形式和风格,有一种区别于西方艺术的中国特征。它近似中国画或戏曲舞台艺术,不以造成逼真感的幻觉取胜,而是以表现艺术家对生活的感受为 主,比如说不强调景的直接再现,而是强调人物的形态及动作的特殊点以显示环境的特殊点,因而我阅读它时,觉得发现多于直感,读起来觉得它是常新的。

《红 楼梦》里许多白描式的叙述,含蕴着并非表面化和概念化的题旨。既然它是含而不露的,当然是有待于读者去发现的。例如第十六回对于贾琏与凤姐的争权夺利的描 写,在艺术形式上,仿佛用语来去无端,但它的生活内容,并非不可踪迹。如果我们再读一读那可说是同时出现的凤姐与贾蓉、贾琏与贾蔷的对话,不难理解曹雪芹 对于丑恶事物的讽刺,作到了深刻性与平易性的和谐统一。同时也可以看出,曹雪芹那写人物个性的出众的笔力。贾府为了迎接贵妃省亲,贾蔷要去姑苏办理聘教 习、采买学戏的女孩子和行头等一应事物,临行前与贾蓉来见贾琏夫—妇时,从四个人的一段对话中,可以看出语言平易却不是淡而无味的艺术美。它可能唤起读者 相应的体验以至分析,从而深入了解人物的内心秘密和作者的命意之所在。

贾蓉 (悄悄问凤姐)婶子要什么东西?……

凤姐 (笑道)别放你娘的屁!我的东西还没处撂呢,希罕你们鬼鬼祟祟的。

贾蔷 (悄悄问贾琏)要什么东西,顺便织来孝敬。

贾琏 (笑道)你别尖头!才学着办事,到先学会了这把戏。我短了什么,少不得写信来告诉你,且不要论到这里。

脂 评只从艺术上着眼,称赞贾琏“又作此语,不犯阿凤”。这话的意思是说,既是对凤姐描写的陪衬,也是对凤姐言行的描写。脂评一再说“阿凤欺人”:“从头至 尾,细看阿凤之待蓉蔷,可为(谓)一体一党,然尚作如此语欺蓉,其待他人可知矣。”这话虽未说到问题深处,却也表现了脂砚斋读书的细心。看来他已经注意到 曹雪芹写出了凤姐与贾琏两人性格方面的联系(贪财货而又假装正经),也看出了他们的区别(前者不直说出,后者敢直说出来),看出作者对于这些特点写得不含 糊却含蓄的优点。我们只消联系那种把群众当傻瓜,所以用贴标签的方式来写人物的低能的作品,就会分明感到,曹雪芹那种形式平易近人而内容并不肤浅的描写 ——写凤姐的不正经,却偏要写她的假正经,正因为写了凤姐的假正经,就更加深刻地刻画出她的不正经——是多么尊重读者。《红楼梦》的语言巧妙而又朴实,富 于创造性和真实感,既自然,又蕴藉。这样的描写,使严肃的讽刺性的思想内容,通过并不表面化因而耐人寻味的艺术形式表现出来。这样的描写既避免了以雕琢语 句为精彩的颓风,又显示了作者“务去陈言”的卓越成就。

6、李欧、周子瑜论《红楼梦》的词汇处理

读 《红楼梦》,每每会碰见这样一种语言现象,即:作者所使用的一些词汇是普通的、常见的,在生活中随时都挂在人们的嘴边,然而在书中一经引用却有意想不到的 表现力、感染力,似乎作者竟有点铁成金的魔法,一下就使它艺术化了。这种语言现象,便是词义的普通性与书中运用的艺术化的统一,有的修辞学著作称之为普通 词语的艺术化。第十四回写风姐协办秦氏丧事因故发怒时的情状:“观凤姐眉立,知是恼了”。其中的“眉立”二字,便是一例。眉毛之“眉”与站立的“立”,分 别单独地在口语或书面语中出现,那是太寻常了。可是,这两个字一经在《红楼梦》此处连缀起来,便立即把凤姐的发威发怒的表情表现出来了。想想看,愤怒得连 眉毛都站立起来,其尊容何等吓唬人啊!脂评曰:“二字如神。”后高鹗改“眉立”为“动怒”,便把凤姐既威且怒的神态给洗刷掉了。这在语言,可说是点金成铁。

如何才能在文学作品中把词义的普通性和艺术化统一起来呢?《红楼梦》在这方面的经验是这样的:作家在特定的语言环境中巧具匠心地以形传神,即调动词汇的固有的形象感来唤起读者生动具体的想象,并以之传达出人物的神态韵致或事件的状况趋势来。

其手法是多式多样的,兹举出重要者分述于下:

1.选取贴切的动词,传达特定条件下人物的相貌神情

上面谈到的“观凤姐眉立”,就是一例。又如第六十五回写兴儿说见到林、薛时,“自己不敢出气,是怕这气大了,吹倒了姓林的;气暖了,吹化了姓薛的”。这里“倒”、“化”两个一般性动词,其表现力是何等强烈啊!再如第二十六回写道:

红玉道:“哪去?”坠儿道:“叫我带进芸二爷来。”说着,一径跑了。这里红玉刚走至蜂腰桥门前,只见那边坠儿引着贾芸来了。

这里“刚走至”三字是极为传神的,透露了红玉的秘密心事:她因贾芸捡去她的手绢,便早就属意于彼了,但恨无缘相见以诉衷曲,今从坠儿口中知道贾芸立即就要进园来,真是天赐良机,怎不设法一晤呢?因 而她不能走开,一定得等候着。可是如果站着不动,又恐被人察知,于是便一边慢慢地走一边远远地等候。这“刚走至”三字,便非常简洁而含蓄地写出了脚步慢挪 不前和两眼注视园门的神情来。脂评曰:“妙,不说红玉不走,亦不说走。‘刚走至’三字,可知红玉有私心矣。若说出必定不走、必定走,则文字死板,亦且棱角 过露,非写儿女之笔也。”

2.将常见字眼融合而成新语,以揭示人物内心和外貌的审美特质

例 如第二十四回写丫环蕙香“生得十分水秀”。“水秀”二字就是这样的新语,真令人叹赞难已。脂评云:“二字奇绝,多少娇态包括一尽。今古野史中,无有此文 也。”又如第四十二回写黛玉因联想起日前在大观园里大吃大嚼并大做怪相以取悦贾母等情景,便戏称刘为“母蝗虫”,更为惜春尚未完的大观园画图题为“携蝗大 嚼图”。这两种说法,拆开来都是常见字眼,合起来就无比新奇了。众姊妹听了后者,都笑得前仰后合,湘云甚至笑得从椅子跌落地上。宝钗更作了精到分析:“更 有颦儿这促狭嘴,……将世俗的粗话,撮其要,删其繁,再加润色比方出来,一句是一句。这‘母蝗虫’三字,把昨儿那些形景都现出来了。亏他想的倒也快。”脂 砚斋也评曰:“愈出愈奇。”宋时,著名词家周邦彦就是以日常词汇为材料而铸成新语的高手,如“小唇秀靥”、“水眄兰情”、“砧杆韵高”、“小桥冲雨”,等 等。曹雪芹莫不是受过他的启迪么!

3.使动词形容词化,用以描绘人物的行动风度

例 如第八回写宝玉正在宝钗家中和他们谈话,“话犹未了,林黛玉摇摇的走了进来”。“摇摇的”,便是动词的形容词化,恰到好处地把林黛玉婀娜风流的身段写了出 来。脂评曰:“二字画出身(段)”。动词形容词化以表现人物的行动风度,应与其人的身份、年龄、个性相一致,否则会歪曲其形象的。比如程本就在这里添了 字,变为“摇摇摆摆的”,多用了一个形容词化了的叠字,这样一添,所刻画的便不是婀娜风流的黛玉,而是戏曲舞台上道道地地的花旦了。

4.使名词动词化,用以刻画人物的特殊动作

第 十四回凤姐故意逗宝玉,说不给他房里人领书房纸对牌,“宝玉听说,便猴向凤姐身上要牌”。这个“猴”字,本为名词,这里却使之动词化,意即如猴子行动一 样,用以表现宝玉那个动作,很形象,很传神,不可移换。如果更为“扑”吧,不仅不准确,也很不雅观。脂评曰:“诗中有炼字一法,不期于《石头记》中多得其 妙。”其他如第四十八回香菱说的:“……那日下晚便湾住船……”的“湾”字,第六十二回写宝玉“梳洗已毕,冠带出来”的“冠带”,第二十一回写平儿说“他 醋你使得,你醋他使不得”的二“醋”字等等都是。

5.准确挑选虚词或实义不显的词,用以表现特定情景中的人物情状和复杂的事态

第五回有一段写二玉赌气的文字,其中两个“又”字就用得传神,显示了事态的复杂性。其文为:

这日不知为何,他二人言语有些不合起来,黛玉又气的独在房中垂泪;宝玉又自悔语言冒撞,前去俯就,那黛玉方渐渐的回转来。

对 此,脂评曰:“‘又’字妙极,补出近日无限垂泪之事矣,此乃淡淡写来,使后文来得不突然。”又说:“凡用二‘又’字,如双峰对峙,总补二玉正文。”又如第 七回写周瑞家的问宝钗这两三天未来荣府是否宝玉冲撞了她时,“宝钗笑道:‘那里的话,只因我那种病‘又’发了……”’脂评曰:“那种病‘那’字,与前二玉 ‘不知为何’的二‘又’字,皆得天成地设之体,且省却多少闲文,所谓惜墨如金也。”

6.以普通词语暗暗给某人某事下断语

意 在言外,激人想象,颇有艺术感染力,这可说是小说中的一种春秋笔法,亦即史笔。例如第十三回写秦可卿死后丧音传出后,“彼时合家皆知,无不纳罕,却有些疑 心”。脂评曰:“九字写尽天香阁事,是不写之写。”程本却改为:“无不纳闷,都有些伤心。”以“伤”换“疑”,一字之差,便抹去了对天香阁事(贾珍与其儿 媳秦可卿通奸,被其妻尤氏发现,秦可卿自愧缢死于天香阁)的暗示作用,亦失去了史笔的作用。

7.贬词正用,褒词反用

贬词正用,如第六回写刘氏对其母刘姥姥说:“……但你我这样个嘴脸,怎好到他门上去了……”又写刘姥姥道:“……我是个什么东西……”褒词反用,如第九回写贾政骂宝玉“学了些精致的淘气”。如此掉换用来,普通语言也就格外有了艺术表现力。

此外,还有一些普通词语作了特殊运用,也有奇妙的效果,如第十五回:“以备京中老了人口,在此便宜寄放。”又第四十二回写王太医说:“……其实不用吃药,不过略清淡些……”等等。

正 如上文引脂批所说,《红楼梦》用词炼字,多具诗词写作用词炼字之妙。唐宋以来,许多诗词作家,都讲究用词须妥当,炼字求工巧;并认为炼实字易,炼虚字难。 诗圣杜甫作诗的用词炼字,为各代作者所推重和学习。宋朝叶梦得《石林诗话》谓:“诗人以一字为工,世固知之。惟老杜变化开阉,出奇无穷,殆不可以形迹捕 诘。如‘江山有巴蜀,栋宇自齐梁’,则其远数千里,上下数百年,只在‘有’与‘自’两字间,而吞山川之气,俯仰古今之怀,皆见于言外。……此皆工妙至到, 人力不可及。而此老独雍容闲肆,出于自然,略不见其用力处。……”杜甫之后千余年,曹雪芹更将用词炼字之法引入小说创作中,且有出蓝之效,得其真传矣!

7、蒋和森论如何读《红楼梦》的诗意

对 于《红楼梦》这样一部充满诗意的作品,我觉得也不能待以冰结的感情或数学式的智力。真正明智的哲学头脑,应是热烈感情的升华。大哲学家、大理论家都是感情 丰富的人,只不过采取逻辑思维的表现形式。因此,对于《红楼梦》这部伟大的祖国文学遗产,我们不仅要用先进的思想来认识它,还要用热烈的感情来拥抱它。

l 研读交流

1、贾宝玉一度对林黛玉和薛宝钗都有好感。根据“宝黛情语”这一段,从语言上分析贾宝玉对林、薛两人的不同态度。

2、薛宝钗偶然听到红玉和坠儿的话后“金蝉脱壳”,假装追赶林黛玉,致使红玉对林黛玉有所提防。结合你对薛宝钗的认识,讨论一下薛宝钗这样做是否有意识?

3、红玉是贾府的丫头,因语言伶俐为王熙凤欣赏。她在传话中所说的几个“奶奶”究竟指谁?请找出书中描写丫头生活的几章,比较其不同语言特点。

4、刘姥姥“信口开合”发生在她二进荣国府时,她这次的说话与第一次进荣府时明显不同,为什么?

5、尤三姐一反传统女性形象,敢于戏弄贾府的男子。试比较尤三姐与睛雯这两个性格相似的人物的语言差异。

6、你认为《红楼梦》中的哪些语句值得记诵,抄写并整理这些语句。

7、在本专题参考选题中选择一题,或结合本专题学习内容自拟题目,写一篇文章,并与同学交流。

l 参考选题

我最喜爱的《红楼梦》中的诗词曲赋

《红楼梦》中的方言

《红楼梦》中的村言俚语

《红楼梦》的语言的诗意特征

谈《红楼梦》中的韵文

《红楼梦》中谚语的运用

《红楼梦》中的对话艺术

《红楼梦》中的白描艺术

《红楼梦》中的曲笔艺术

《红楼梦》中的对联赏析

《红楼梦》中的灯谜赏析

《红楼梦》语言的讽刺性

《红楼梦》语言的省略艺术

《红楼梦》中的“骂”

王熙凤的语言与个性

比较薛宝钗与贾探春的语言

刘姥姥“信口开合”的语言特征

从尤三姐戏弄贾珍、贾连看《红楼梦》语言的性格化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