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ygqingchun的博客

高中语文教师的快乐天地。

 
 
 

日志

 
 

为“妻子如衣服”恢复名誉        

2007-11-20 22:21:40|  分类: 家庭·情感·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三国演义》第十五回中有段“却说张飞拔剑要自刎,玄德向前抱住,夺剑掷地曰:古人云:‘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衣服破,尚可缝;手足断,安可续?’吾三人桃园结义,不求同生,但愿同死。”,《三国演义》是明朝罗贯中写的,至于说刘备到底有没有说过“衣服破,尚可缝;手足断,安可续?”这样的话,我想可能很难追究了。

“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现在的理解基本是兄弟朋友就象自己的手足一样重要,而妻子只是可以随时更换的衣服(原文中的“妻子”,应该是妻子和儿女的意思)。那么古人的原意真的是这样的吗?这个问题,还得从古人如何看待衣服的态度解释。

《史记-卷九二-淮阴侯列传》中记载,项羽在多次兵败之后曾派盱眙人武涉前去游说韩信,劝说他和项羽、刘邦,三分天下,当时韩信回答到:臣事项王,官不过郎中,位不过执戟,言不听,画不用,故倍楚而归汉。汉王授我上将军印,予我数万众,解衣衣我,推食食我,言听计用,故吾得以至于此。夫人深亲信我,我倍之不祥,虽死不易。幸为信谢项王!。细心的读者可能已经发现,韩信竟然把“解衣衣我”与“授我上将军印”、“予我数万众”相提并论,毕竟我们都可以理解“授我上将军印”、“予我数万众”,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好处。我们不是那个时代的人,无法理解“解衣衣我”的确切含义,但是这个举动可以和后两者相提并论,可见一件衣服所代表的情意绝对不是现代人所理解的那样的。

在《红楼梦》第七十七回中也有一段是和衣服有关的,“晴雯呜咽道:有什么可说的!不过挨一刻是一刻,挨一日是一日。我已知横竖不过三五日的光景,就好回去了。只是一件,我死也不甘心的:我虽生的比别人略好些,并没有私情密意勾引你怎样,如何一口死咬定了我是个狐狸精!我太不服。今日既已担了虚名,而且临死,不是我说一句后悔的话,早知如此,我当日也另有个道理。不料痴心傻意,只说大家横竖是在一处。不想平空里生出这一节话来,有冤无处诉。说毕又哭。宝玉拉着他的手,只觉瘦如枯柴,腕上犹戴着四个银镯,因泣道:且卸下这个来,等好了再戴上罢。因与他卸下来,塞在枕下。又说:可惜这两个指甲,好容易长了二寸长,这一病好了,又损好些。晴雯拭泪,就伸手取了剪刀,将左手上两根葱管一般的指甲齐根铰下,又伸手向被内将贴身穿着的一件旧红绫袄脱下,并指甲都与宝玉道:这个你收了,以后就如见我一般。快把你的袄儿脱下来我穿。我将来在棺材内独自躺着,也就象还在怡红院的一样了。论理不该如此,只是担了虚名,我可也是无可如何了。宝玉听说,忙宽衣换上,藏了指甲。晴雯又哭道:回去他们看见了要问,不必撒谎,就说是我的。既担了虚名,越性如此,也不过这样了。”

那本是和宝玉清清白白的晴雯被王夫人误认为是“狐狸精”并且赶出怡红院之后不久就已经病入膏肓,奄奄一息了,此时把“贴身穿着的一件旧红绫袄脱下,并指甲都与宝玉”道“回去他们看见了要问,不必撒谎,就说是我的。既担了虚名,越性如此,也不过这样了。”可见这衣服还真不是随便之物。

其实在古人看来共衣是一种很重的情分,也就是说把衣服看的很重,不是说随便可以把自己的衣服给别人穿的。我们现在常说的“同胞”,就是出自《诗经-秦风-无衣》“何曰无衣,与子同袍”中的“同袍”,有共患难的意思。唐代名相裴度的《寄李翱书》中有“昔人有见小人之违道者,耻与之同形貌共衣服”,可见“共衣服”还有志同道合的意思在。由此可见在古人看来,共一件衣服是多么重的情分,所以刘邦和韩信共衣后,韩信是多么感恩戴德,永志不忘,不能背之。

回到原题,个人认为“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的意思应该是兄弟和妻子儿女一样对自己都是非常重要的,而不是现代人理解的尊兄弟(朋友)贬妻子(俗称“老婆”)的意思。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